-

什麼?!

聽到葉淩天這話,潘天風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。

黃芳菲找他過來,就是為了讓他幫忙,償還那800萬钜款,現在他錢都給完了,憑什麼還不能走?

難不成葉淩天等人,想要綁架自己,以此來威脅潘家?

潘天風隻覺得一股怒火,騰地一聲就燒到了頭頂,要不是先前捱了衛雷兩巴掌,他現在說什麼,都要好好怒斥葉淩天一番。

堂堂潘家少爺,什麼時候被人如此威脅過,今天這一幕這要是傳出去,他潘天風的顏麵,肯定會丟儘!

現在的潘天風,由於雙腿已經斷了,牙齒也被衛雷打落了好幾顆,這兩處傷口,讓他無時無刻不承受這劇痛。

他隻想快點趕往醫院,找醫生幫忙處理自己身上的傷口,牙齒還是小事,補起來倒也非常方便。

然而雙腿若是耽擱久了,失去了最佳的治療時機,潘天風真害怕自己,變成像羅成這樣的瘸子。

作為潘家的少爺,從小他都是萬眾矚目的存在,可如果一旦他真成了殘廢,往後在家族中的地位,肯定會一落千丈。

到了那個時候,平日裡所有跟他不太對付的人,全都要站出來踩他一腳。

這種身份的落差,甚至比殺了潘天風還要讓他難受,所以他不管怎樣,都要儘管趕往醫院。

偏偏葉淩天不讓他走,這讓潘天風油然而生一股怒意,隻不過權衡了一番利弊之後,他還是不敢衝著葉淩天發火。

潘天風生怕站在自己身前的大個子,再給他來一巴掌。

“臭小子,你這究竟是什麼意思?剛纔那800萬不是已經到賬了嗎,難道你還想耍賴不成?”潘天風十分惱火,憋了一肚子的怨氣。

然而,哪怕是質問葉淩天,他也不敢用太重的語氣,生怕衛雷對他動手。

今天,潘天風不知燒錯了什麼香,完全可以說是遭遇了無妄之災,他活了二十多年,還從來冇有吃過這麼大的虧!

本來接到情人的求救電話之後,他隻是想要過來裝個逼,刷一刷自己在黃芳菲心中的好感,結果衛雷不分青紅皂白,直接打斷了他的雙腿,讓他痛不欲生。

斷腿的劇痛,根本不是常人能夠承受的,那種痛如骨髓的感覺,能讓一個人發狂。

如若不是潘天風內心,有一股怒氣在支撐著他,估計他早就昏迷過去了。

即便他現在,還保留了很清晰的意識,但是他的臉,已經是一片蒼白,而且滿臉都是冷汗,甚至身體連動都不敢動一下。

隻要他一動,便會牽動雙腿的傷口,痛得他齜牙咧嘴。

不僅如此,他就連門牙都被衛雷給打碎了,而且衛雷還被逼著他,將自己的牙齒吞入了腹中。

嘴裡的疼痛,雖然比不上雙腿,但是每說一句話,卻會讓潘天風額頭的冷汗增多,渾身也止不住地顫抖。

現在他什麼都不想,隻希望的有人能給自己止痛,他快要難受死了。

潘天風認為,他已經按照要求,做了葉淩天讓他做的一切事情,800萬花出去了,結果還被攔下,這算是什麼意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