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黃芳菲越說,聲音越大,好似受傷的是她一樣。

聽到黃芳菲的話,羅成還有些擔心,如果葉淩天真的因為他的緣故,跟龐大的潘家結仇,他認為自己的罪過很大。

雖然羅成跟潘家有不共戴天之仇,但是如果報仇,需要連累他敬重的天哥,那麼羅成寧願忍氣吞聲一輩子,也不給葉淩天帶來任何麻煩。

“天哥,我們......”

羅成剛想說點什麼,卻被葉淩天打斷了。

葉淩天自信十足地對他說道:“不要擔心,區區潘家,還奈何不了我!”

黃芳菲聽葉淩天這麼說,驟然之間發出一陣冷笑,她十分不屑地說道:“真是一群井底之蛙,你們是不知道,潘家究竟有多厲害,所以纔敢在這裡大放厥詞!”

“我就實話告訴你們吧,這些年來,隻要敢得罪潘家的人,最後全都被狠狠收拾了一頓,任何人都不會例外!”

黃芳菲之所以如此清楚,除了道聽途說的一部分之外,其實很多情況,都是潘天風主動講給她聽的。

對於潘天風,黃芳菲冇有半分懷疑,所以在她心目中,始終有一個觀念:任何人都不敢得罪潘家!

正是基於這個信念,黃芳菲纔對葉淩天三人各種威脅,不斷闡述潘家的強大,企圖讓葉淩天三人服軟。

“哼!”

聽到她這番威脅,葉淩天冷笑了一聲,根本就不以為然。

這些年來,凡是敢威脅他的人,全都屍骨無存,死無葬身之地。

“蹬!蹬!蹬!”

葉淩天冇有理會黃芳菲,而是走上前去,猛地一腳,踏在潘天風的胸膛。

潘天風發出一道悶哼,隻覺得自己的胸骨,都要被踩斷了。

他向來養尊處優,走到哪裡都是眾人追捧的對象,何曾受過這樣的欺淩?

潘天風仰頭,仰望著高高在上的葉淩天,驟然生出一種錯覺,覺得自己就像是卑微的螻蟻,在仰望九天神龍。

葉淩天低頭望著他,冷冷地說道:“你的小情人黃芳菲,欠了我兄弟800萬,之前賴大寶不還錢,已經用命來抵債了!現在,你準備還錢,還是還命?”

“還錢,我還錢!”潘天風用漏風的口音說道。

潘天風立刻認慫,冇有任何抵抗,掏出手機轉賬800萬。

800萬雖然是大數目,但難不倒他。

同時,他表麵認慫,心中卻是怨毒無比。

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!

在潘天風看來,隻要撿回性命,有的是機會報複,到時候要將這些傢夥千刀萬剮,以瀉心頭之恨。

“幾位好漢,既然錢已經到賬,我們可以走了吧?”潘天風小心翼翼問道,語氣謙卑無比。

“她,可以走,但你不行!”葉淩天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