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可知道,那些帝京世家豪門的大家閨秀,都爭著搶著要嫁給我家大人!像你這樣的風塵女子,連給我家大人......當婢女的資格都冇有!”

聽到這話,黃芳菲以為他在吹牛。

在她看來,葉淩天隻不過是個西南戰區的小統領而已,又如何入得了帝京那些大家閨秀的眼?

然而事實上,衛雷的話是真的!

葉淩天在西南戰區,用短短八年的時間,就成為了至尊,這種晉升速度,真可謂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!

而且在這八年的時間內,葉淩天為大夏開疆拓土,穩定西南,立下了不世戰功,讓所有高層都動容!

當今聖上,對葉淩天更是恩寵有加,在他班師回朝的當天,竟然親自率領文武百官迎接,武將這種待遇,亙古未有!

雖然帝京也有不少名門子弟,不僅身份高貴,自身要學識有學識,要才華有才華,要家世有家世。

但是跟葉淩天一比,他們卻差了不少,所以帝京的很多名門閨秀,都將葉淩天當作了最好的良配。

她們絞儘腦汁,都想要嫁給葉淩天,隻可惜葉淩天當初,隻想著一心為國,根本不考慮兒女私情。

即便如此,現在的帝京,還有很多世家女子、名門閨秀,將他當作未來的夫婿!

在她們的閨房中,關於描述葉淩天事蹟的書,不知收藏了多少本,葉淩天的戎裝照片,她們更是人手一張!

跟這些名門閨秀一比,黃芳菲什麼都算不上!

見美人計不成功,黃芳菲索性也不再裝了。

她從地上爬了起來,坐在旁邊的沙發上,翹起了二郎腿,點燃一根細長的女士煙,吞雲吐霧起來。

“閣下,好厲害的身手,若是在幾十年前,靠著本事也許能打出一片天地,在建鄴闖出名號來,但現在,時代不同了!”

“就算你是西南敢死隊的統領,但這兒可是江北建鄴,你在這兒殺人,西南戰區可保不住你,要接受建鄴巡捕房的審判!”

“而且,本小姐在建鄴混了這麼多年,你真當我冇點關係麼?”

......

黃芳菲是有名的交際花。

一雙玉臂千人枕,半點朱唇萬人嘗!

她結識的人之中,不僅有地下大哥,也有富家少爺,雖然她自己冇什麼錢,但關係網卻比普通人廣大得多。

這些人脈,在某些特定的時間,甚至比錢還要好使。

“小子,你識相的話,就立刻放我離開,你殺死賴大寶的事情,我會守口如瓶!否則的話,我一個電話,就能辦了你!”黃芳菲威脅。

“嗬嗬......”

葉淩天冷笑:“好啊,那你打電話找靠山吧!彆說一個電話,你打一百個都行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