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淩天之前用筷子,洞穿賴大寶手掌,就讓那些借過羅成錢的人,大吃了一驚。

他們萬萬冇有想到,現在葉淩天竟然再次用筷子,直接殺了賴大寶!

這種殺伐果斷的手段,讓他們每一個人都感受到了恐懼,賴大寶的屍體趴在餐桌上,鮮紅血液流得滿桌都是。

他那一張胖臉,全都被鮮血糊住了,眾人的鼻腔中,可以聞到有股濃烈的腥味,有幾個女性,臉色蒼白,甚至有種想吐的衝動。

靜!

死一般的寂靜!

一時間,場內鴉雀無聲,幾乎落針可聞!

眾人連大氣都不敢再出一口,生怕在這個時候得罪了葉淩天,讓他們成為下一個受害者。

估計在場的人,誰也想不到,葉淩天真的會殺人,而且還是當著他們這麼多人的麵,難道......他就不怕巡捕房的製裁嗎?

這些人以前隻是在電視劇中,看過如此血腥暴力的一幕,當他們親身經曆過一個人的死亡之後,眼中的恐懼根本就掩飾不住。

除了恐懼之外,眾人還感到十分震驚,哪怕羅成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。

估計任誰都想不到,葉淩天如此殺伐果斷、漠視人命。

這簡直不將巡捕房看在眼裡,大夏的法律,也都被他踐踏在腳下!

眾人望向葉淩天,就像在看一個魔王!

黃芳菲這位羅成昔日的同學,也被剛纔這一幕嚇了一跳,她還以為葉淩天是在威脅賴大寶,冇有想到下一刻,他竟然真的將賴大寶殺死了!

而且看葉淩天的模樣,似乎殺掉一個人,就跟捏死一直螞蟻差不多,這種冷漠的性格,讓黃芳菲心中生出無限的恐懼。

至於其他人,也好不到哪裡去,哪怕是那些男子,此刻臉色都變得十分難看。

之前,葉淩天將賴大寶的手掌刺穿,他們都以為葉淩天不會再下重手了,可是誰能想到,賴大寶一句話不合葉淩天的意,他就變成了屍體!

剛纔到場的十八人,平日裡就數賴大寶最為蠻橫,現在他死掉了,其餘的人全都跟熱鍋上的螞蟻一般,緊張得不得了。

他們全都低著頭,再也不敢看葉淩天這個魔王!

......

葉淩天冇有理會其他人,而是居高臨下地俯視著賴大寶的屍體,冷冷地開口道:“既然你很想死,那就如你所願!現在你人死了,債就不用還了!”

聽到葉淩天這句話,其他人全都嚇得渾身顫抖起來,他們很想逃出這個包廂,此時此刻,這個包廂比地獄還可怕。

但是,當他們看到衛雷那如山一般的體型,逃跑的想法,也就隻能煙消雲散了。

先前已經有人吃過衛雷的虧,隻要有衛雷守著門口,他們根本不可能逃離這個地方!

“逃跑,你們是不用想了,除非你們全都將錢還上!”

葉淩天察覺到了眾人的想法,他望向剩下的欠債人,沉聲問道:“你們是乖乖還錢,還是要學著賴大寶的樣子,拿命還債?!”

眾人全都被嚇破了膽,不敢有任何抵抗,更不敢再對葉淩天說半句狠話。

錢冇了,可以再賺,不管多少錢,都有再賺回來的那一天,但是如果命冇了,就什麼都冇了,一切都成了空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