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淩天的聲音中,蘊含著濃烈到化不開的殺氣。

隻有手中沾過無數人鮮血的強者,才能擁有如此凜冽的殺意,賴大寶等人,全都感到皮膚被這一股殺氣刺激得生疼。

與此同時,包廂內彷彿化為了修羅戰場,好似有千軍萬馬,正在奔騰而過,無數斷臂殘肢正在橫飛。

所有人都為之膽戰心驚,眼皮狂跳,生出強烈的不祥預感,根本不願多待下去。

這些從羅成手中借過錢的人,內心的想法,基本也跟賴大寶一樣。

最開始接到羅成的電話,他們根本不相信羅成會發財,可是當羅成告訴他們,自己將會在玄武酒店設宴之後,他們便冇有半分懷疑了。

如果羅成真的冇有錢,他又怎麼可能在玄武酒店宴請大家,難道是瘋了不成?

這些所謂的朋友,在羅成身上占了一次便宜之後,就很想占第二次便宜,他們都認為羅成很好騙,反正隨便編造一個理由,羅成都會相信。

剛纔看到賴大寶的手掌,被羅成找來的幫手直接用筷子刺穿,已經有人萌生了退意,隻不過,感受到葉淩天的殺意之後,他們不敢擅自離開。

而賴大寶那一隻鮮血淋漓的手,被被筷子插著,這些人不經意間地瞥一眼,立即就能看到他的慘狀。

誰都不希望這種事情,發生在自己身上,哪怕隻是看到賴大寶蒼白的臉色、以及額頭的汗水,他們都能想象那又多麼的痛!

感受到葉淩天身上宛若實質的殺氣之後,包間裡麵的氣氛,變得無比壓抑,哪怕受了傷賴大寶,也不敢再大聲慘嚎了。

其他人更是噤若寒蟬,他們的膽量,比起賴大寶差了不少,所以就連睜眼看葉淩天,都不敢了。

葉淩天在他們眼中,已經成了凶神,彷彿隻要自己一說錯話,就會承受他淩厲的攻擊。

很多人額頭都開始有了汗水,心跳聲也越來越大,有兩個最膽小的,臉色甚至比賴大寶還要白一些。

幾乎所有人都有種深深的悔意,早知道今天這頓飯這麼難吃,他們說什麼,也不會來湊這個熱鬨。

現在想走,基本上不太可能了!

“賴大寶的手,想必你們也都看到了,我希望你們識時務一些,不要讓我再對你們下狠手!”葉淩天冷冷地掃了眾人一眼。

所有人都被嚇得低下了頭,根本不敢與葉淩天對視,哪怕賴大寶,這個時候都不敢繼續叫囂了。

他有種直覺,若是繼續威脅葉淩天,恐怕真的會給自己惹來殺身之禍!

“我們真的冇對羅成做什麼,不過是借了他一點錢而已,用得著如此嗎?”忽然,有人受不了壓力,硬著頭皮開口了。

宛若一石激起千層浪,其他人也跟著說道:

“就是,我們借錢,那都是羅成親自同意的,我們何錯之有?”

“你們這麼做,真就不怕受到巡捕房的製裁嗎?”

“趕緊讓我們走吧,若是鬨出了人命,你們誰能擔得起責任!”

眾人七嘴八舌的開口,不停地給葉淩天施加壓力。

葉淩天冷笑道:“今天讓你們過來,就是想給羅成主持公道,隻要不還錢,你們就彆想走!”

整個包廂的溫度,都因為葉淩天這句話而降低了幾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