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羅成看來不僅是腿瘸了,這腦子也很不好使,難道他妄想憑藉兩個找來的幫手,就逼迫賴大寶低頭?”

“這一次要不回賬,他自己還打腫臉充胖子,非得在玄武酒店擺酒席,我看他是賠了夫人又折兵!”

......

這些欠錢的人,對羅成各種冷嘲熱諷,他們話語中透露出來的意思非常簡單,羅成無論如何,也無法從賴大寶手中要回錢。

聽到眾人的話,賴大寶還來勁了,有這麼多人站在他的立場,使他驟然間變得無比自信。

“啪!”

他猛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凶狠的眼神,惡狠狠瞪著葉淩天:

“臭小子,你不是討債麼?實話告訴你,那100萬,老子早就花掉了!要不然......我這隻手抵給你,就怕你不敢要!哈哈哈......”

說到最後,賴大寶發出猖狂的大笑,看著葉淩天的神色,滿是輕蔑和不屑。

其他人也跟著笑起來,或許在他們眼中,羅成三人都跟傻子差不多,就憑他們,怎麼可能讓賴大寶服軟。

到了最後,還不是讓自己成了笑話?

除了葉淩天三人之外,其他人全部都在大笑,包廂內瀰漫著歡愉的氣氛。

看眾人的神情,根本就不將葉淩天和衛雷當回事,剛纔賴大寶也說了,他們兩人,多半是羅成找來的幫手。

如今的羅成,在羅府的身份比狗都低,他找來的幫手,又能強到哪裡去?

“好,一言為定!”

誰都冇有料到,葉淩天竟然點了點頭,緊接著他閃電般出手!

葉淩天從桌上拿起一根筷子,直接戳穿賴大寶的手掌。

“歘!”

筷子宛若鋒利的刺刀,一半竟然直接刺入桌子中,剩下半截暴露在外。

眾人隻聽噗嗤一聲,接著便是鮮血飛濺,賴大寶發出劇烈的慘嚎。

快!

真是太快了!

這一切都是在電光石火之間發生的,從葉淩天出招到得手,前後加起來,還不到一秒鐘的時間。

聽到賴大寶的慘嚎,眾人都懵了,簡直無法置信。

他們萬萬冇想到,葉淩天真的敢動手!

而且出手如此狠辣,實力更是恐怖!

非但用筷子戳穿賴大寶的手掌,竟然還刺入了桌子中!

這是何等恐怖的力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