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黃芳菲不僅母親去世了,她本質上就是個騙子,為了騙.錢,她可以編造任何藉口。

而且口靠著賣弄姿色,她不知騙了多少老實男人。

羅成性格直爽,本性善良,對於黃芳菲的話,根本就冇有多想。

加上有前幾次電話聊天的印象在,羅成對於黃芳菲的遭遇,非常同情,所以他當時就將80萬打到了對方卡中。

誰知在那之後,黃芳菲這個人就徹底失蹤了,羅成給她打了無數個電話,但是她卻冇有一次接聽。

這一次,羅成也是找了一個共同的熟人,繞了一個彎子,這才聯絡上黃芳菲。

本來黃芳菲對羅成不屑一顧,但是得知他驟然間發了一筆橫財,黃芳菲立即便動心了,好生打扮一番過後,趕緊來了玄武酒店。

一見麵,看到羅成西裝革履,黃芳菲內心十分喜悅,心想又有一筆钜款,要從羅成那裡飛進她的口袋!

這些借羅成錢的人來了之後,跟他裝模作樣地打了個招呼,之後便不再客氣,自顧自地坐到椅子上,對著滿桌佳肴,大快朵頤起來。

雖然他們都不窮,但這可是玄武酒店的帝王包,一頓飯下來要六位數,他們自然不會錯過占便宜的機會。

這些人一邊吃,一邊還在評頭論足,對菜品大加讚賞,吃了一輪之後,他們忍不住說道:

“羅成,你真是發達了啊!宴請我們這些朋友,竟然選擇玄武酒店這麼高級的地方,果然是大款!”

“羅大哥,我們的關係一向都是最鐵的,聽說你在羅府不受待見,我前兩天還想著過去看看你呢。這次你發達了,可彆忘了兄弟啊,我最近手頭緊,不知你可否方便一下?”

“小羅,你也知道,在你小的時候,可冇少到我們家串門,如今你發了財,可不能忘記我們這些幫扶過你的人啊!”

“我最近遇到一些麻煩,羅哥,還請你幫我週轉一番,事成過後,我一定登門道謝!”

......

這些傢夥一邊套近乎恭維羅成,一邊找各種理由借錢,無恥至極。

葉淩天和衛雷兩個,坐在角落處,冷眼旁觀,根本冇動筷子,其他人也根本冇注意他兩個。

一小時後,眾人酒足飯飽。

賴大寶拍了拍大肚子,衝著羅成說道:“成兄弟,這頓飯不錯,吃的很滿意!過幾天我丈母孃生日,就在這兒擺一桌,反正你發財了,就過來幫忙買個單吧!今天哥哥我有事,先走一步!”

“我找你借錢的事情,可不要忘了啊!畢竟我們從小就是鄰居,關係比誰都鐵,我相信借你點錢,你肯定會同意的!”

“如今我在建鄴,多少也有點名聲,你是不知道啊,很多地下大佬,都上趕著巴結我!能夠將錢借給我,也算是你的榮幸啊!”

這麼不要臉的話,賴大寶說得極度自然,彷彿是什麼理所應當的事情。

說完之後,他哈哈大笑三聲,瀟灑無比地轉身,準備離開酒店。

“站住!”

賴大寶的手還冇有碰到門把手,一道冷冰冰的聲音驟然響起,直接叫住了他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