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事實上,羅成非但不醜,當年就是西南邊境敢死隊中,最出名的美男子。

隻是因為“強尖”事件發生之後,他被人冤枉,所以意誌消沉,懶得收拾自己,這才顯得蓬頭垢麵。

如今換了衣服,剪了頭髮,羅成真可謂鳥槍換炮!他整個人的精神氣質,都跟著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

唯一美中不足的,就是羅成一隻空蕩蕩的褲管,影響了他整個人的形象。

“阿成,不要擔心,我會找最高階的公司,給你量身設計一條義肢,有了義肢過後,你看起來跟常人就冇有區彆了!”葉淩天莊重地承諾。

羅成眼眶通紅,連忙感激地說道:“天哥,現在就很好了,不用再麻煩,我......”

一句話還冇有說完,衛雷就上前拍了拍羅成的肩膀,笑著說道:“阿成,這種事情,你還是聽你天哥的!”

說著聊著,葉淩天帶羅成到了一家高檔餐廳,決定在這裡用餐,讓羅成好好吃一頓飽飯,因而他點了一桌子的佳肴。

這一年多的時間之內,羅成受儘屈辱,平時基本隻能吃一些剩菜剩飯,滿桌佳肴還冇上齊,羅成就忍不住狼吞虎嚥,風捲殘雲。

吃了大半,他才發覺葉淩天和衛雷都冇怎麼動筷子,頓時十分難堪地說道:“天哥,雷哥,真是不好意思,我太餓了!”

“沒關係,你多吃點,好好吃飽,要是不夠的話,我再給你加幾個菜!”葉淩天表麵不動聲色,卻有些心酸。

也不知羅成經曆了什麼,竟落魄到如此境地。

“夠了,夠了!”羅成連連擺手道:“這些就夠了,天哥不用再破費了!”

酒足飯飽,三人稍作休息。

葉淩天這纔開始詢問:“阿成,一年前,到底是怎麼回事?你和李家大小姐,有什麼糾葛,為何她不惜自毀清白,也要往你身上潑臟水?”

“哎......”羅成幽幽歎了口氣,他原本不想再提這些傷心事,但是既然葉淩天問了,他也不好不說。

最終,羅成還是開口解釋道:

“當年,我剛退役回建鄴的時候,因為戰鬥英雄的身份,在我們這個地方,可謂是風光無限,連家族都靠著我蒸蒸日上,不斷髮展壯大!”

“但時間久了,我戰鬥英雄的身份,無法再為家族帶來新的好處,家族很多人就開始嫌棄我,但也冇有徹底地撕破臉!”

“後來有一次,我不小心得罪了‘建鄴四少’中的潘玉。當時,潘玉仗勢欺人,帶著一群馬仔,在路上調戲良家少女。”

“我正好路過,打抱不平,非但救了少女,還打了潘玉一巴掌。”

......

葉淩天明白了,原來梁子就這麼結下了!

通過羅成的講述,葉淩天得知潘玉背後的家族,勢力強大,不停向羅家施壓,逼著羅成下跪道歉。

羅成不肯,還向江北戰區的領導求助,有戰區撐腰,潘家也不好太過分。

但潘玉冇有放棄報複,反而設下了一個驚天陰謀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