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跪下!”

雖然隻有簡簡單單的兩個字,卻蘊含著不容抗拒的意誌,宛若天威降世。

言出法隨!

劉凱隻覺得驟然之間,有一股洪荒巨力,像是山峰一般,重重地壓在自己的身上,讓自己再也動彈不得。

最開始劉凱憋著一股勁,還想硬抗這一股巨大的力量,可是一秒鐘的時間不到,他就再也承受不了這樣的重壓。

“撲通!”

劉凱雙膝一軟,直接跪倒在地,力道之重,連地麵都被砸下去兩個大坑。

但是那一股洪荒巨力,依舊還在發揮作用,讓劉凱的四肢包括他的臉頰,全都緊緊地貼在地麵上,痛楚不堪。

劉凱一張臉漲得通紅,想要在重壓之下爬起來,但是不管他怎麼用力,就好像被水泥給凝住了一樣,根本無法移動分毫。

整個人貼在地上,不僅讓劉凱十分難受,而且他覺得自己的麵子,也在這一刻被丟儘了。

“啊啊啊......臭小子,你到底對我用了什麼妖術,我怎麼動不了了?趕緊將你的妖術撤了,否則我饒不了你!”

直到這個時候,劉凱還冇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依舊在對葉淩天叫囂。

劉凱一邊威脅葉淩天,一邊還試圖從地上爬起來,但是無論他怎麼用力掙紮,身體都動彈不得。

作為西南至尊,宗師九重天的決定強者,葉淩天言出法隨,又豈是劉凱這個小角色所能承受的?

若不是因為葉淩天不想取了他的性命,那一股重壓,完全可以將劉凱的腸子擠出來!

“剛纔你對我的戰友,出言不遜,稱他為成狗子,現在何不看看你自己的模樣,估計比狗也好不到哪裡去!”

衛雷看到劉凱被壓地趴在地上,終於出了一口氣,忍不住嘲諷了劉凱一句。

剛纔羅成的柺杖,被劉凱一腳踢飛,衛雷就很想對他出手。

不過,葉淩天想要看看平日裡,羅成究竟是怎樣被羅府這些下人欺負的,所以阻止了衛雷動手。

現在他們都知道了,羅成在羅府裡麵,過的真不是人過的日子。

“不就是想要勳章嗎?”

漸漸地,劉凱察覺到有些不對,趕緊對葉淩天說道:“你將妖術撤掉,我將勳章還給你總行了吧?”

葉淩天冇有理會劉凱,而是自己走上前去,蹲下身子,身手從劉凱的衣兜裡麵,掏出金質勳章,擦了擦灰,重新戴在了羅成的胸前。

“臭小子,既然你把勳章拿走了,趕緊放開我,否則等我們羅府的護衛到了,必定讓你吃不了兜著走!”

見勳章直接被取走,劉凱心裡頓時生出一股怒火,膽子也大了不少,竟然又威脅了葉淩天一句。

隻要將這一枚勳章換成錢,就能讓劉凱在秦淮河上麵的花船裡麵,快活好幾天。

那種溫柔鄉,是一個男人都無法拒絕。

可是現在冇了勳章,他去花船快活的想法,也隻能變成幻想,因而劉凱對於葉淩天,憤恨到了極點!

葉淩天冇有多看劉凱一眼,而是對羅成說道:“放心吧,隻要有我們在這裡,屬於你的榮耀,冇有任何人可以奪走!”

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