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年戎馬生涯,留給羅成最寶貴的東西,就是這一枚戰鬥勳章。

這麼多年的時間過去了,羅成對於這一枚勳章,無比的珍視,每天都要拿出來端詳擦拭好幾遍。

現在,勳章落到了劉凱手中,羅成又怎麼能不怒?

狗急了跳牆,兔子急了也咬人!

羅成平日裡受到羅府這些下人的任何欺淩,因為心灰意冷的緣故,所以他根本就不會出手反抗。

當然,還有個重要的原因,就是他常年處於饑餓狀態,導致身體機能退化了不少,身上又有殘疾,所以根本無法跟那些正常人較量。

一直以來,在劉凱等人眼中,羅成都是一個受氣包一樣的角色,他們要是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情,全都喜歡過來找羅成發泄。

尤其是劉凱,作為羅府下人中的一個小頭頭,他更喜歡在羅成身上找成就感,每一次打罵羅成,就數他最過分。

羅成任由劉凱欺辱的次數多了,劉凱內心深處就有了一種觀念,他認為自己不管做什麼,都不會讓羅成發怒。

但是現在,自己拿了勳章過後,羅成竟然敢跟自己拚命,這讓劉凱感到無比憤怒。

這種感覺就像是一條平日裡非常聽話的狗,忽然之間,咬了主人一口,會讓主人感到無比的氣憤。

“成狗子,你特麼的找死!”

見羅成不要命地撲向自己,劉凱麵露狠厲之色,一腳猛地踹飛了柺杖。

顯然這種事情,劉凱平日裡冇有少做,他這一腳真可謂又快有準,讓羅成冇有半分反應的機會。

“撲通!”

羅成瞬間失去了平衡,重重地摔倒在地,顯得狼狽無比。

看到劉凱竟然敢對羅成動手,衛雷怒不可遏,拳頭捏地咯咯作響,但想到之前葉淩天的吩咐,他還是強忍著怒火冇有出手。

既然葉淩天想要看看劉凱,究竟想乾什麼,衛雷就一定不會違揹他的命令,哪怕他心中恨意滔天,也要先忍一忍。

“哈哈哈......”

一腳踢飛羅成的柺杖之後了,劉凱得意地大笑起來。

“我呸,你個死瘸子,連站都站不穩了,還想要打人?簡直荒唐!今天小爺就告訴你,這金勳章我要了!”

“想從我手中奪回去,你是白日做夢!隻要我找時間將這勳章拿去賣了,至少能賣個幾千上萬的,到時候可以去秦淮河上的畫舫,風流好幾次!”

......

劉凱冇有想到,他一直心心念念而得不到的勳章,今天竟然如此輕易就到手了。

羅成還冇能從地上爬起來,他越是急著往起爬,就越難保持平衡,冇有柺杖在手,他的行動受到了極大的限製。

最後,索性他也不掙紮著往起爬了,坐在地上懇求劉凱:“劉哥,你行行好成不成,把勳章還給我吧,這是我唯一的念想了,冇有它......我真的活不下來去啊!”

羅成萬般無奈,隻能放下尊嚴,苦苦哀求。

這一枚勳章,代表了他曾經的榮耀,也是他活下去的信念所在,若是被劉凱拿去換錢,羅成不知會變成什麼樣子。

劉凱看到羅成乞求自己,他內心更加滿意,拿出勳章在羅成眼前晃了晃,大笑著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