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劉凱認為,反正羅成斷了一條腿,要是真的拚鬥起來,遠遠不是自己的對手,到時候勳章還不是手到擒來?

“今天,不管你用什麼方法,都不可能抱住自己的勳章,老子要定了!”

劉凱說著,大步流星走向狗窩,氣焰無比地囂張,至於葉淩天和衛雷兩人,早就被他給無視了。

“不!!!”

見劉凱要強行搶奪自己的勳章,羅成的雙目瞬間變得赤紅一片,口中發出憤怒的咆哮:“劉凱,今天你如果真的敢搶我的勳章,我就和你拚命!”

任誰都能聽出來,羅成話語中的決然之意。

但是劉凱根本就無視他的威脅,他冷笑著說道:“你這個廢物,還是趕緊醒一醒吧,難道你還以為自己......是當初那個受人尊敬的英雄嗎?”

“彆做你的白日夢了,現在你什麼都不是,還敢跟老子拚命,你配嗎?我隨便一動手,就能讓你歸西!不想死,你就給我安分點待著!”

劉凱冷漠地威脅了羅成一番,接著他便俯身鑽進狗窩,在羅成一對臟亂的衣服和被子裡麵,一陣摸索。

扯到一件衣服,發現裡麵冇有勳章,劉凱便隨手一丟。

很快,羅成那些擺放還想對整齊的衣服,胡亂被扔了一地。

有幾件衣服,甚至蓋上了地麵的狗屎,如果想要繼續穿,肯定要好好洗一洗。

見到這一幕,衛雷眸中綻放出殺氣,正欲出手。

“雷子,且慢,看看那傢夥到底要如何!”葉淩天突然壓低聲音,吩咐了一句。

“可是——”

衛雷想堅持,但看到葉淩天的眼神,他不再多言。

從葉淩天的眸中,他看到了熊熊火焰。

毫無疑問!

至尊,怒了!

很快,劉凱就找到了一枚金色勳章,雖然在狗窩中,但勳章卻一塵不染,由此能看出主人的愛護,日夜擦拭。

“這是......一級戰鬥英雄勳章!”

第一時間,葉淩天和衛雷,就認出了這枚勳章。

這一枚勳章,可不簡單,背後所代表的榮譽很高,遠遠不是一般人能夠得到!

當年,共計頒發也就隻有一百多枚,每一枚,都代表著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!

“還真是金子,估計能賣不少錢!”

劉凱將勳章揣進兜裡。

“啊啊啊......我和你拚了!”羅成怒吼著撲了過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