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到葉淩天和衛雷兩人,羅成無比的驚喜,在刹那間,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還以為出現了幻覺。

當初回到家鄉之後,羅成對於葉淩天他們,就十分的想念,無數次他在夢中,都出現了曾經跟這些戰友並肩作戰的場景。

每一次羅成醒來,都會發現臉上滿是淚水的痕跡,枕巾也濕透了。

羅成很清楚,以前那種戎馬生涯,自己再也回不去了,自從他失去了一條腿之後,就確認自己不可能留在虎賁軍之中。

這並不是說虎賁軍冇有人情味,主要是製度使然,虎賁軍名額有限,已然成了西南戰區的傳統。

而且虎賁軍平日訓練的強度非常大,若是羅成繼續留著,隻會拖慢整個隊伍的節奏。

最後萬般無奈之下,羅成隻能選擇退伍,不過他回到家鄉,受到了無數人的尊敬,也算是對得起他的付出。

不過很快,這種情況就發生了變化,最開始的尊敬之後,羅成發現很多人慢慢開始嫌棄他了。

哪怕是家人,慢慢也對他有了厭棄之心,羅成甚至聽到過很多次,家人在背後議論自己,稱他是冇用的瘸子,廢物!

那些外人怎麼看自己,羅成並不是太關注,可是連家人都難以理解他,這讓他情感上受到了巨大的打擊。

但是,他依舊不後悔自己為大夏做的一切,依舊不後悔把最好的青春歲月,全都留在戰場上!

隨著身邊人,對他的嫌棄越來越重,羅成對於軍旅生涯的懷念,也越發地增多了。

葉淩天、衛雷等等戰友,一次又一次出現在他腦海中,他很想去看看現在的西南戰區,究竟是什麼樣子。

不過這個想法,他根本不能跟家人提出來,隻要他一提起,就會麵對眾人無情的嘲諷。

他們肯定會大笑著打擊羅成:

“你現在不過是個瘸子,還是安分一些吧,一天天的想去這裡,想去那裡,也不看看自己到底配不配!”

“我們羅家出現你這樣的瘸子,已經讓家族蒙羞了,你還想出去丟人,難道是嫌我們羅家出的醜不夠大?”

“你如今是廢人一個,安分一些待在家裡,就算是給我們省了心!”

......

羅成的很多家人,完全忘了他們得到的身份地位,相當大一部分都是源於羅成,若是冇有他戰鬥英雄的身份,羅家根本不會被那麼多人關注。

漸漸地,羅成變成了很多人的眼中釘,家族裡麵有些人,藉著羅成戰鬥英雄的名義,在外麵撈各種各樣的好處,回到家中,卻對羅成各種侮辱嘲諷。

後來,經過某些人的同意之後,羅成這位少爺,直接被貶成了雜役,失去了一切身份。

從此之後,哪怕是羅府的下人,也敢對羅成不敬,而且這種勢頭,還越演越烈,他竟然被逼迫到隻能去住狗窩的地步了!

正是因為經受了這些折磨羞辱,所以誰都無法想象,羅成見到葉淩天兩人的時候,到底有多麼的激動。

......

“阿成,當然是我,你冇有看錯,這也不是幻覺!”

葉淩天對著羅成,重重地點了點頭。

羅成再次打量了葉淩天一眼,確定不是自己看錯了,他拄著柺杖,一瘸一拐地拚命朝著葉淩天衝了過來,張開雙臂,想要給葉淩天一個大大的擁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