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衛雷沉身怒喝,身子驟然前衝,想要給這兩個護衛一些教訓。

不過,葉淩天卻一把將他拉住了,對他搖頭道:“你退下,讓我來!”

衛雷恭敬的點頭,立即退到一邊。

“怎麼,讓你來,你是大哥啊?”一個護衛對葉淩天冷嘲熱諷。

“這兩個傢夥,還真是怎麼說都不聽,簡直混賬透頂,我......”

“咚!”

另一個護衛還冇有說完,葉淩天猛地向著地麵踏了一步,體內爆發出一股駭人的氣勢。

“哢嚓!哢嚓!哢嚓......”

葉淩天腳下的地麵,像蛛網一般朝著四方裂開,強大的氣浪衝擊到兩個護衛的身上,讓他們瞬間摔了一個趔趄。

“你們兩個,若是再不好好說話,結局便跟這地麵一樣!”葉淩天冷冷地說道。

......

事實上,作為西南至尊,被這兩人冒犯之後,葉淩天完全可以殺了他們。

但是不管如何,他們都是羅家的人,最終還是交給羅成親手處理比較好,也算是葉淩天給羅成一個麵子。

護衛感受到葉淩天的強大之後,被嚇得心驚膽戰,瑟瑟發抖,他們平日裡欺軟怕硬,一旦遇到狠人,立即就會慫下來。

“現在,給我說——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葉淩天的字裡行間,蘊含著不可抗拒的意誌。

兩個護衛再也不敢猖狂了,連忙如實交代:

“羅成少爺剛從部隊回來時,的確是風光無限,江北軍方各級領導,都過來慰問他,還送來了牌匾,可以說是光耀門楣了!”

“但他終究是個瘸子,行動非常不便,根本無法代表家族去參加活動!而且在去年,他更是做出一件喪儘天良的事情!”

“什麼事情?”葉淩天寒著臉,立即追問。

“當時,李家大小姐李明熙,前來羅家做客!誰知羅成那個廢......羅成少爺,竟然動了色心,對李小姐圖謀不軌,想要霸王硬上弓!”

“幸好李家的護衛,及時趕到,才阻止了他的惡行!”

“因為那件事情,羅成少爺從萬人敬仰的戰鬥英雄,淪為卑鄙無恥的強尖犯,咱們羅家也跟著遭殃,名聲掃地!”

“本來,李大小姐要去告狀,是家主好說歹說,付出了巨大的代價,才平息了事端!”

“但家主震怒之下,剝奪了羅成‘少爺’的身份,將他貶為奴役,現在的地位,還遠遠不如咱們這些護衛!”

......

聽完兩個護衛的話,葉淩天臉色鐵青,眉頭皺緊。

以葉淩天對羅成的瞭解,他絕對不會做那種喪心病狂的事情。

更何況......羅成瘸了腿,想要侵犯那個李明熙,難度太高了!

這件事情,處處都透露著蹊蹺古怪,十有八.九,羅成是遭人陷害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