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進入建鄴城半小時後。

衛雷開車,載著葉淩天,來到一座高門大院之前。

這一路過來,兩人感受到了江北的繁華,一路上見到的高樓大廈不計其數,而且很多都有十分特彆的造型。

東海也算是一個不小的城市了,但是跟建鄴城相比,卻是一個天上,一個地下。

建鄴城的商業十分發達,街上的行人,穿著也十分的前衛,商業圈一個接著一個,讓整個城市顯得熱鬨無比。

“大人,建鄴城的發展,至少領先了東海市十年!”衛雷忍不住感歎道。

雖然衛雷跟著葉淩天去過不少地方,但是繁華程度能夠超過建鄴城的,還真不多,這裡不愧是江北最富庶的地方!

“江北地產豐富,這裡的民眾,普遍都有經商的意識,而且又靠近沿海一帶,商業發到很正常。”葉淩天淡淡地說了一句。

從建鄴城的所見所聞,葉淩天就能感受到東方王族,是多麼的不簡單,能夠讓如此龐大的商業帝國運轉良好,肯定需要耗費大量的心思。

當然,東方王族做到如今的地步,也並不輕鬆,可以說經過了家族幾百年的積累。

現在的東方王族,不僅地位顯赫,而且非常穩固,隻要王族內部不出現重大變故,那麼基本上冇有任何外力,可以讓這個王族受到重創。

“大人,按照地址,我們已經到了羅家外麵,是否需要讓羅成出來迎接?”衛雷停住車子,看了一眼手機過後,恭敬地征詢了葉淩天的意見。

葉淩天搖頭道:“不用麻煩他了,我們直接進去就行,而且我們有要事在身,更應該保持低調。”

衛雷這才反應過來,自己剛纔的提議有多麼不靠譜,他連忙說道:“大人勿怪,是我冇有考慮周到!”

葉淩天豎起手掌,沉身道:“行了,這種話不用多說,跟我過去吧!”

衛雷跟在葉淩天身後,朝著這一座院子的正門走去。

還冇有走到門口,兩人抬頭,看到一副巨大的金字牌匾,大約三米長,一米寬。

牌匾黑色打底,上麵有兩個鎏金大字。

“羅府!”

這兩個字看起來蒼勁有力,若是細看,彷彿一筆一劃,都帶著一股縱橫沙場的鋒芒,必然是大家所寫!

正門口,放著兩尊十分巨大的石獅子,每一個都有將近兩米高,做工非常細緻,連最細紋的神態,都表現了出來。

若是在晚上,不經意間看到這兩尊石獅子,估計會讓人以為它是真的。

大門是硃紅色,看起來高貴無比,上麵鑲嵌著銅質的門扣,隻要用力扣響,裡麵的人就能聽見。

若是從遠方看去,就會發現這座院子占幾畝地,在寸土寸金的建鄴城,乃是身份和實力的象征。

......

“看來這些年,羅成在建鄴混得很不錯啊!”打量了門口的石獅子兩眼之後,葉淩天打趣著說道。

每一個從西南迴來的戰士,都是大夏的功臣,葉淩天希望他們過得比誰都好!

“大人,羅成是按照‘一級戰鬥英雄’的身份退伍,慰問金高達五百萬,除此之外,當地各級部門都有所優待!”衛雷連忙介紹道。

顯然在來江北省之前,作為葉淩天的親衛,衛雷已經做了足夠的功課,羅成的情況,他調查得十分清楚。

衛雷指著牌匾上兩個鎏金大字,對葉淩天解釋道:“據說,羅家隻是建鄴的末流家族,但是靠著羅成的功勞,這幾年蒸蒸日上,已然成了建鄴城不小的勢力之一!”

葉淩天微微點頭,似乎對於羅成得到的這一切,都感到比較滿意。

“根據調查,發現羅家人口不少,除了羅成之外,他還有幾個兄弟,雖說在建鄴算不上什麼大人物,但是也有一定的身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