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剛纔麵對青龍將關霄,還好薛忠乖乖求饒,否則倒黴的就是自己了。

哪怕薛忠有一定的實力,可是西南至尊這種強大的存在,他認為自己冇有半分抵抗之力,真要反抗,肯定要被葉淩天施以嚴刑。

王九川臉色慘白得冇有一絲血色,他甚至有些不敢去看韓天的慘狀,剛纔還是一個好端端的人,但是現在,卻成了血肉模糊的樣子。

若不是韓天德,還在不停地發出慘嚎,王九川肯定以為他已經死了。

一地的碎肉跟鮮血,全都來自於韓天德,刺鼻的腥味,在每個人的鼻端遊走,讓很多人都感到噁心不已,從而變了臉色。

那些王家的下人,之前還在懷疑葉淩天的手段跟實力,可是看到韓天德此時的慘狀過後,他們連議論都不敢了,一個個瞠目結舌地看著葉淩天,像是看著一尊魔神!

傳聞中,西南至尊葉淩天,是一個殺伐異常果斷的人,但是冇有親眼看到的時候,一般人都有些不太相信。

可是現在,他們再也不會懷疑了,這位西南至尊,實在是太過可怕!

甚至很多王家的嫡係,還在為王九川感到慶幸不已,若是王九川在葉淩天麵前,選擇頑抗到底,估計他也是跟韓天德一樣的結局。

淩遲這種刑罰,一般人隻要不是腦子有問題,肯定都不願意嘗試,那種極致的痛苦,根本就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。

不遠處,作為在場眾人中,實力最強的關霄,雖然表麵不動聲色,心中卻掀起了滔天巨浪,驚訝到無可複加。

能成為從二品的青龍將,關霄實力非凡,也是一名武道宗師!

外行看熱鬨,內行看門道!

這位青龍將比任何人都清楚,剛纔葉淩天展露的那一手神通,到底有多麼的恐怖!

在此之前,關霄早就聽聞過西南至尊葉淩天的實力,他能夠以一人之力,橫掃八方,威震九州!

今日一見,西南至尊,果然名不虛傳!

關霄將自己放在葉淩天的位置,他雖然也能讓韓天德被淩遲,但是卻無法做到葉淩天這種程度。

看來西南邊境,果然冇有弱者,這位西南至尊,更是強大得難以想象!

對於普通人而言,青龍將關霄的武道實力,猶如一座巍峨大山,根本無法逾越。

而對於青龍將這種人來說,葉淩天在他們眼中,就是浩瀚的天穹。

天,就在那兒!

你可以仰望,卻永遠無法觸及,更不知道究竟有多高!

......

這一刻,奄奄一息的韓天德,用儘全力仰起頭,望著葉淩天乞求道:“求......求求你......殺了我吧......給我一個痛快!”

“趕緊說出幕後主使、還有我妹妹的下落!否則,我還有108種不同的手段,保證讓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”葉淩天無比冷漠地說道。

作為執掌百萬大軍的至尊,他對於刑罰,也非常擅長,能夠保證韓天德受儘酷刑而不死。

韓天德嚇破了膽,眸中突然流露出非常複雜的神情,最終,他還是選擇開口:“幕後主使,是——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