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從此之後,小人願意每日為您焚香祈福,隻求您可以讓我活下去!”

......

為了活著,韓天德連王九川都不如,他像一條狗那樣匍匐在地,對葉淩天各種求饒,希望可以撿回一條命。

“早知今日,何必當初?八年前,你和那郭、宋、齊三條老狗,一起背叛我父親,害得他慘死街頭!血債,必須血償!”

葉淩天字裡行間,殺氣四溢。

感受到葉淩天的滔天殺意之後,青龍將關霄立即上前,十分恭敬地問道:“至尊大人,是否需要我代勞,替您殺掉此人?”

葉淩天擺了擺手,麵目表情地說道:“這是我個人的私事,你們都不用管!隻是今日,你們聽到的一切訊息,都不能外傳!”

關霄知道輕重,連忙頷首道:“大人放心,今天這個院子裡麵的人,不管看到了什麼,我保證他們不會亂講一句!”

天南總督夏正陽,這個時候也趕緊做出保證:“大人您儘管放一百二十個心,今日這裡發生的一切,不會外傳半個字。”

有這兩位大佬做出保證,葉淩天也就放心了,他並不希望自己以前的家事,在天南傳得沸沸揚揚。

聽到葉淩天對夏總督和青龍將下了封口令,韓天德陷入了絕望,他以為下一刻,葉淩天就該殺掉自己了。

麵對西南至尊,他絕對逃不了一死!

“不過——”

就在這時候,出乎韓天的預料之外,葉淩天話鋒一轉:“我已經調查到,當年那場慘案的幕後主使,另有其人!而且我妹妹嶽玲玲,也是被你們韓家拐賣!”

聽到這話,韓天德臉色狂變,臉上的恐懼之色,比剛纔還要深了幾分,他拚命地搖頭。

“不!不可能!那件事情,我們明明做的天衣無縫,而且當時你不在東海市,怎麼會知道的如此清楚?”

此時此刻,韓天德除了震驚之外,更多的還是恐慌。

葉淩天剛纔說的這件事情,牽扯到一件驚天秘聞!

一旦泄露出去,那韓天德的下場,比死都可怕,不僅是他自己,隻要跟他有關聯的人,全都會遭到報複。

見韓天德遲疑,葉淩天頓時怒斥道:“說——幕後主使究竟是誰?我妹妹現在,到底在哪兒?!”

“我不能說!”

韓天德拚命搖頭。

“嗯?”

葉淩天心念一動,眸中怒火噴薄而出,周遭的空氣為之一凝。

包括青龍將關霄在內,都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。

眼前的葉淩天,就像是一頭酣睡多年的蓋世凶獸,突然甦醒,睜開了雙眼,天下震怖。

下一刻,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——

“歘歘歘歘歘!!!”

韓天德的身上,驟然出現了成百上千道傷痕,彷彿被利刃劃開。

短短一秒鐘不到,韓天德就被千刀萬剮,傷口縱橫交錯,慘不忍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