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葉淩天讓韓天德叫人的時候,王九川又做了一件在眾人看來,有些不可思議的事情。

“咚!”

“咚!”

“咚!”

他從葉淩天手中撿回一條命,激動萬分,所以對著葉淩天的背影,連磕了三個響頭。

剛剛他真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,王九川非常清楚,以西南至尊的實力,如果想要殺了自己,肯定易如反掌。

而且這件事,還是王九川有錯在先,以下犯上,葉淩天完全可以將他直接斬殺,哪怕這件事捅到帝京,也是葉淩天有理。

很多事情都經不住細想,一旦細想下去,就會讓人感到無窮的恐懼跟後怕。

王九川反應過來,剛纔他對葉淩天叫囂的時候,葉淩天完全可以將自己拍死,肯定就像拍死一隻蒼蠅那般輕鬆。

但最終,葉淩天不僅冇有殺掉王九川,還給了他一個可以說是非常輕的懲罰,這種以德報怨的態度,讓王九川對葉淩天,發自內心的感激。

而葉淩天之所以不深究王九川的過錯,就是因為他也知道,王九川是被韓天德挑撥離間,纔來對付自己。

不管怎麼說,王九川都罪不至死,相反薛忠的罪名,比起王九川還要大了不少,擅自調動天南駐兵,可能造成非常惡劣的後果。

因此,剛纔關霄宣佈對薛忠的懲罰時,葉淩天纔沒有出言阻止,也就相當於默認了關霄的做法。

此時的王九川,內心除了對葉淩天的恭敬感激之外,還有對韓天德的無儘怨恨。

他實在是冇有想到,自己竟然會被一個小小的韓天德給利用了,這件事若是傳出去,他肯定會聲名掃地。

不過現在,王九川也在乎不了這麼多了,就當給自己一個深刻的教訓。

......

從葉淩天質問韓天德的那一刻開始,他就代替薛忠和王九川,重新成了眾人矚目的焦點。

誰都冇有想到,今天這件事的罪魁禍首,竟然是韓天德!

聽到葉淩天的話之後,韓天德陷入了絕望之中。

現在,他兩個強大的靠山,全都倒了,在天南境內,他哪裡還有能夠拿出手的救兵?

韓家在東海算是豪門,放到省城,卻是三流家族,雖然培養了不少護衛,可是那些護衛,又怎麼能威脅到葉淩天?

韓天德本以為,隻要自己搬出王九川和薛忠,對付區區一個葉淩天,肯定是十拿九穩的事情。

誰知......葉淩天竟然是傳說中的西南至尊、不敗戰神!

如此崇高的身份,根本讓韓天德生不出任何抵抗的想法,哪怕他用儘所有的手段,也無法傷到葉淩天一根毫毛。

“蹬!蹬!蹬!”

葉淩天一步步朝著韓天德走去,他的步伐並不快,但是卻十分的沉穩,每一步,都好像踩在韓天德身上一樣。

此刻正麵西南至尊,韓天德被嚇破了膽,葉淩天每一步,都帶給他無比強大的壓力,彷彿一座大山,重重壓在他身上。

韓天德冇有任何遲疑,立即拚命地求饒:

“至尊大人,我知道錯了,求求您高抬貴手啊,饒了我這條小命吧!我們整個韓家,都願意奉您為主!”

“小的有眼不識泰山,這才衝撞了您,我這完全是無心之失啊。大人,您已經打斷了我的雙腿,現在我完全是個廢人了,求您可憐可憐我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