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衛雷的話,大家都豎起耳朵。

尤其是王九川、韓天德、薛忠三人,更是屏氣凝神,注意力高度集中。

此前,王九川跟葉淩天並冇有什麼瓜葛,就因為想給韓天德出頭,所以陰差陽錯惹到了葉淩天。

剛纔看到夏總督和關大人,同時給葉淩天行禮,王九川心中頓時咯噔一聲,他在內心猜測了葉淩天的身份,但是冇有得出結論。

到頭來,王九川還是隻能聽衛雷,宣佈葉淩天的身份。

若葉淩天不是那種無法撼動的龐然大物,王九川認為自己還有活命的希望,可如果他真的來自於帝京皇族,那麼王九川的一條小命,估計就要保不住了。

薛忠更是覺得自己倒黴透頂,明明就是過來幫王九川一個小忙,萬萬冇有想到,卻給自己惹來了一身騷,不知不覺間,竟然惹上了葉淩天這個大麻煩。

當薛忠看到青龍將關霄,對葉淩天單膝跪地,他就知道自己完了!

擅自調動駐軍,乃是一條大罪,最為薛忠的頂頭上司,不管怎樣,關霄都不會放過薛忠,肯定會給他嚴懲。

至於韓天德,雖然一開始的事情,都是因他而起,但他反而是三人中,最有弱小的那一個。

雖然韓家在天南省城,也算是有點名聲,可是又如何能夠跟葉淩天相提並論?

連總督大人和青龍將,都對葉淩天如此恭敬,他區區一個韓家,又算得了什麼?

一時間,韓天德隻覺得口中發苦,現在他不僅再也無法報斷腿之仇,恐怕整個韓家,都要跟著自己陪葬!

早知如此,韓天德肯定會帶著韓家所有人,趕到風波亭,給葉淩天下跪道歉,雖然這樣做會丟儘韓家的顏麵,但是性命好歹可以保住。

然而現在,一切都完了!

雖然王九川三人內心都十分害怕,不過他們還是很想知道,能夠讓夏總督和關大人恭敬行禮的,究竟是什麼大人物。

哪怕他們要死,也要死個明白!

在宣佈葉淩天的身份之前,衛雷冷峻的目光掃視全場,很多人都不敢跟他對視,連忙選擇低頭。

這時候,衛雷粗獷而又洪亮的嗓音傳遍全場:

“他,擁兵百萬,坐鎮西南邊境,在西南這片動亂之地,憑藉自身實力橫掃八方,威震九州!”

“他,曾以一人之力,砍下數十名異國強者的頭顱,高高懸掛於界碑之上!”

“他,也曾率領十萬虎賁大軍,連夜奔襲三千裡,大破敵國都城!讓西南敵邦,再也不敢對大夏叫囂!”

“他,一戰封神,位列天下名將榜首,官至無品,肯定會成為大夏第九位異姓王!”

“他,就是西南至尊,是整個西南的王!”

......

衛雷的聲音,宛若一道驚雷,在眾人的耳畔炸開。

聽到衛雷的話,王九川這位喜行不怒於色的天南名宿,驟然間臉色變得一片蒼白,若是仔細看,就能發現他的雙腿在打顫。

王九川做夢都想不到,他竟然會招惹上傳說中的西南至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