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九川作為王家的頂梁柱,這個時候也無法保持鎮靜了。

看到夏總督和關大人對葉淩天的態度之後,王九川驚駭欲絕。

先前他可是將葉淩天給得罪死了,現在如果葉淩天藉著這兩位大人物,對王家發難,王九川勢必無法抗衡。

這麼一想,王九川把自己嚇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,後背也出了皮麵冷汗,讓他感到有些涼颼颼的。

為了弄清楚葉淩天真實的身份,王九川隻能硬著頭皮問道:“請教兩位大人,這位葉......葉公子,究竟是何方神聖?”

本來王九川想說“臭小子”的,但是話到了嘴邊,忽然之間又改變了,變成了“葉公子”這個敬稱。

夏總督和關大人,全都給葉淩天行禮,王九川要是冇有眼力勁,繼續稱葉淩天為“臭小子”,那他就是在找死!

事實上,看到兩位大人物對葉淩天如此恭敬,王九川腸子都悔青了。

早知葉淩天後台這麼硬,哪怕借他幾個膽子,他都不敢為難葉淩天!

王九川冷冷地掃了韓天德一眼,同時在他心中,也就把韓天德罵了個半死,若不是韓天德挑撥離間,他又怎麼會跟葉淩天這種大人物結仇?

看到韓天德膝蓋碎裂之後,匍匐在地的樣子,王九川真是掐死他的心都有了。

他冇有想到,自己終日打雁,最後反而被雁給啄瞎了眼睛!

要是王九川當時調查清楚一些,如今也不至於讓自己,陷入這麼為難的境地。

韓天德此刻也是一臉懵逼,剛纔看到青龍將關大人以及夏總督,兩位大佬同時對葉淩天行禮,他差點被嚇死了。

這兩位哪怕動一動小拇指,都能輕易將他捏死,可是他竟然昏了頭,選擇跟葉淩天作對,簡直是找死!

其實,韓天德之前有這麼大的膽量,主要是因為在他的印象中,葉淩天就是個孤兒,被嶽長風收養,最後在八年前那場血案之中,離奇失蹤。

直到不久前,葉淩天迴歸東海,以雷霆手段剿滅了郭、宋兩家。

韓天德這才知道,他應該是有些實力和後台,卻萬萬冇想到,葉淩天竟然如此不凡,能讓總督和青龍將都為之俯首!

這就好像,你帶上了漁網想要去捕魚,卻捕到了一條史前巨鱷。

王九川和韓天德兩人,內心都悔恨不已,身為指揮使的薛忠,現在也是頭皮發麻,屏息凝神,連大氣都不敢出。

薛忠恨不得地上立刻裂開一個大洞,好讓自己藏進去。

要知道,青龍將關霄,乃是東南戰區的大佬,算是他的頂頭上司。

之前,薛忠還派兵將葉淩天抓來,想要當場進行杖責,再打入大牢問罪。

誰知現在,他的頂頭上司關霄,竟然跪在葉淩天的跟前,就像是仆從見到了至高無上的王者。

就在眾人震驚的時候,單膝跪地的衛雷,回頭望了他們一眼,忽然用一種慷慨激昂的聲音說道:

“你們問我家大人是誰?好,那就大發慈悲告訴你們——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