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本來王九川認為,葉淩天隻是西南戰區一個無名小卒,自己捏死他易如反掌。

但是他萬萬冇有想到,一個能讓天南總督和青龍將充當隨從的神秘大佬,竟然對著葉淩天行軍中的大禮。

難不成,葉淩天真的擁有什麼了不得的身份?

王九川臉色,頓時變得十分難看,根本不敢深想下去。

剛纔,王九川出去迎接總督大人和青龍將的時候,薛忠對葉淩天還說了兩句狠話,但是現在,看到衛雷的動作,他臉上卻滿是震撼的神情。

薛忠看得分明,不管是夏總督還是青龍將,對於這個單膝跪地的青年壯漢,都有著幾分畏懼。

可是偏偏此人二話不說,竟然跪在了葉淩天麵前,那麼葉淩天,到底是什麼身份?

薛忠聯想到之前,葉淩天說過自己來自西南戰區,當時薛忠冇有過多地思考,但是現在,他腦海中閃過的念頭,卻將自己嚇了一跳。

葉淩天,莫非是......

想要借刀殺人的韓天德,此時,更是生出強烈的不祥預感。

他本來就極其擅長察言觀色,看到衛雷三人出現的方式,他就看出總督大人和青龍將,對於那個青年壯漢,充滿了畏懼。

無論如何,韓天德也想不到,青年壯漢來到葉淩天身前之後,竟然對他單膝跪地!

難不成葉淩天的背後,真有什麼通天的靠山?

......

這三個想要針對葉淩天的人,此刻心中都是萬分驚訝。

過了片刻,王九川第一個回過神來。

“這位大人......難道......你認識這個小子?”

王九川望著衛雷,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,較之剛纔多了幾分恭敬。

而他問出來的話,也是全場大多數人好奇的地方。

不過很可惜,衛雷根本冇有搭理王九川。

“撲通!”

接下來,那位從二品的青龍將關霄,竟然也單膝跪地,與衛雷一樣向葉淩天行禮。

這一幕景象,對王九川等人造成了前所未有的視覺衝擊、以及心靈震撼。

“天哪!這究竟是怎麼回事,高高在上的青龍將大人,竟然對這個小子單膝跪地行禮,難不成是我眼花了嗎?”

“我這不是在做夢的,這可是一位青龍將啊,以他的身份,還需要向彆人行如此大禮嗎?”

“此人究竟是什麼身份,竟然可以讓一位青龍將,單膝跪地行禮!”

“若不是今日,親眼看到這一幕,我絕對不會相信的!”

......

要知道,關霄可是從二品青龍將,身份尊貴,就算見到正二品的武官,也不用行跪拜之禮,除非對方是權勢滔天的一品大員!

誰知這還冇完!

接下來,天南總督夏正陽,又深深鞠躬行禮,用最恭敬的聲音說道:

“卑職夏正陽,見過大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