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且天南很多方麵,都有他做出的貢獻,很多人隻要一提及他的名字,都會一臉崇拜的神情。

以王九川的身份,對兩位大佬如此客氣,也算是給足了他們麵子。

按照王九川自己的猜想,這兩位大人物,一定會跟自己客氣一番,然後簡單地閒聊幾句,以表示雙方關係不錯。

但是很可惜,這樣的幻想落空了。

很快,王九川驚訝地發現,聽到他的問好聲之後,夏總督臉色鐵青,根本冇有任何笑容,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。

而且不止為何,他渾身都帶著一股煞氣,好像此行來到王家,帶著很大的怒意。

至於旁邊的青龍將關霄,更是滿臉怒容,一副興師問罪的模樣,看到王九川的時候,雙眼像要噴出火來一般。

見到這兩位的神情,王九川表麵不動聲色,心中卻有些發涼。

真是來者不善,善者不來!

看來韓天德的話完全說錯了,不管是夏總督還是關大人,他們來到這裡,絕對不是拜訪自己的!

可是哪怕王九川絞儘腦汁,也根本想不明白,自己究竟哪裡得罪了這兩位大佬。

自從退休之後,對於天南的宦海,王九川基本上都不怎麼涉足,有他的門人找他指路,王九川也不過是簡單的提點幾句而已。

作為曾經的上位者,王九川知道很多事情的輕重,所以一般而言,容易造成嚴重後果的事情,他都不會輕易去做。

這一次,之所以請薛忠調動駐軍捉拿葉淩天,主要也是因為他被葉淩天氣急眼了,當了這麼多年的副總督,還冇有人敢像葉淩天一樣,對他講狠話。

當然直到現在,王九川都還不清楚,那些話葉淩天並冇有親口說過,全都是韓天德挑撥離間,添油加醋!

即便眼下,搞不清這兩位大人的來路,但是王九川畢竟養氣功夫十分出色,哪怕心中疑惑萬分,他臉上還是十分平靜的神色。

“這位大人看著非常麵生,不知道您是......?”

王九川又望向衛雷,恭敬的鞠了一躬,小心翼翼地問道。

“哼!”

衛雷從鼻孔裡麵發出一道冷哼,目光如利刃一般斬出,蘊含著霸道無雙的意誌,狠狠地掃了王九川一眼。

“嘶!”

被衛雷的目光一掃,王九川頓時倒吸一口冷氣,像是被一頭凶猛的野獸給盯住了,隻要一個不小心,就會被咬死!

從衛雷身上感受到的危機,讓王九川這種見慣了大場麵的人,也不禁感到頭皮發麻,渾身瑟瑟發抖。

要不是王九川強提了一口氣,估計就要被嚇得跪倒在地,當眾出醜!

萬幸的是,衛雷隻是瞪了他一眼,就越了過去,快步向前方走去。

而夏正陽和關霄,繼續跟著衛雷,再也不看王九川一眼。

見到這一幕,眾人心中覺得格外怪異。

難道兩位大佬來王家,不是因為王九川?

那會是衝著誰呢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