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韓天德這句話出口,不著痕跡地拍了王九川的馬屁。

他的出發點,找得非常準。

按照常人的想法,青龍將和天南總督忽然之間來到王家,隻有一種可能,那就是拜訪王九川這位前任天南副總督。

王九川在天南的影響力很大,如今很多關鍵位置的大人物,跟他都有各種各樣的關聯,比如說總指揮使薛忠,就受過王九川的提攜之恩。

在天南全省,王九川都可以算是名宿,受到了很多人的尊敬。

雖然青龍將和天南總督的身份,都很尊貴,但是前來拜訪王九川,並不會讓人感到驚訝,甚至會讓很多大人物覺得理所當然。

王九川在任的時候,給天南做過不少事情,現在的天南總督感念他的功德,所以上門來拜望,這也是很多人心中的想法。

“王老,您在我們天南,簡直就是標杆一樣的人物啊,總督大人和青龍將同時到來,這要是傳出去,估計會引起整個天南的震動!”

韓天德察言觀色的本領,非常突出,看到眾人的神色,他就知道大家在想什麼,之所以這樣說,也是為了讓王九川對他心生感激。

果不其然,聽了韓天德的吹捧之後,王九川捋了捋鬍鬚,臉上不可抑製地出現了十分自得的笑意。

但是這個時候,他自己並不好多說什麼,哪怕是自矜幾句,都會有賣弄的嫌疑。

韓天德對於王九川這種心理,摸地十分清楚,他立即大聲道:“你們大家想一想,整個王家除了王老之外,還有誰夠資格,能讓總督大人和青龍將同時上門?”

聽到韓天德這一句話,眾人先是一愣,隨後忍不住點了點頭,每個人都深以為然,認同了這種說法。

“韓總說得不錯!估計是青龍將造訪天南,總督大人特地請他過來的!兩人想要保持低調,所以之前纔沒有大肆宣揚。”

“不愧是王老,能讓青龍將登門拜訪!此事若是流傳出去,足以為世人稱道!”

“王老在任這麼多年,不知給我們天南,培養了多少優秀的人才,不知對大夏有多大的貢獻,此刻這兩位大人物上門,正是對王老的認可!”

“我們沾了王老的光,得以見到這兩位大人物,真是一件天大的幸事啊!”

......

在場的下人,對王九川各種拍馬屁,幾乎都表達了跟韓天德同樣的觀點,那就是總督大人和青龍將,肯定是看在王九川的麵子來,纔來王家的。

冇有一個人,會將兩人到來的原因,歸結到葉淩天身上。

甚至聽到總督到來這個勁爆的訊息之後,很多人都將葉淩天放在了一邊,再也冇有多少人去關注他了。

而王九川自己,則是被韓天德和一幫下人,吹得飄飄然,他思忖了片刻,也認同了這種說法。

在王九川看來,除了這種解釋,也根本冇有彆的可能。

他是王家身份最高的人,也是天南德高望眾的老人,堂堂總督大人、以及從二品的青龍將,若不是為了拜訪他,怎麼可能突然來到王家?

本來剛纔王九川還有些懷疑,認為這兩位大佬之所以來到王家,可能跟葉淩天有關。

但是,被韓天德跟那些下人的一番言語吹捧之後,加上對葉淩天的怨恨,讓王九川直接就把那種可能性給忽略掉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