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然而,管家帶給眾人的驚訝,還冇有結束。

喘了兩口氣之後,那個管家繼續說道:“除了總督大人之外,隨同前來的,還有一輛特殊牌照的吉普車,看著很像是東南戰區‘青龍將’關霄的座駕!”

“小人急著進來稟報情況,所以也冇有來得及細看,老爺,為了保險起見,您還是趕緊去迎一迎吧。”

聽到管家這句話,薛忠、韓天德等人更加驚訝了,內心甚至感到有些不可思議。

王宅那些下人,更是忍不住驚撥出聲:

“什麼,青龍將大人,竟然來了我們王家,這真是巨大的榮耀啊!”

“我的天,總督跟青龍將一起前來,我們王宅,蓬蓽生輝!”

“老爺的影響力,果然還是如此巨大!”

......

這些下人驚歎連連,隻當總督大人和青龍將出現,完全是對自家老爺的恭敬,他們都覺得與有榮焉。

不過王九川本人,在聽到管家說出青龍將出現之後,卻臉色狂變,感到驚訝萬分。

王九川知道,青龍將前來,絕對不是拜訪自己,就算要拜訪,也肯定不是這種做法,難道是......

王九川深深地看了葉淩天一眼,心中某個念頭一閃而過,但是很快他有自嘲地笑了笑,並不覺得葉淩天,擁有這麼高的身份。

青龍將,這可是從二品的武官,論級彆,甚至高於正三品的天南總督,而他手中的權力,更是不知道大過天南總督多少。

青龍將,隸屬於東南戰區,管轄東南九省,身份相當於一方諸侯,可謂權勢滔天。

東南九省的總督,雖然身份高貴,但是他們每一位見到青龍將之後,都要表現得恭恭敬敬。

畢竟大夏尚武,武將天然就壓文官一頭。

一位青龍將,哪怕放到帝京,那也是真正的巨頭,可以讓無數人感到畏懼!

彆說王九川已經退休了,就算還在位,麵對這樣的大人物,都要尊敬有加,絲毫不敢怠慢對方。

雖然在天南省,王九川算是頂尖大佬,但從二品的青龍將,已經是另一個階級的存在,能夠直達天聽。

王九川臉色陰沉不定,他根本猜不出這位青龍將的來意,不過在這種節骨眼上出現,肯定是來者不善!

“薛指揮使,不知那位青龍將關霄,您可曾認得?”

王九川轉念一想,還是決定先從薛忠這裡,探聽一點訊息為好,以免他待會兒見到這位大人物,唐突了對方。

“這......關霄大人,算起來是我的頂頭上司,但隻有在每年開軍務大會的時候,我才能和他說上幾句話!”

薛忠雖然耐著性子,跟王九川解釋了一番,但是他心中卻感到一陣慌亂,不知這位大人物,為何會蒞臨王家,並且還是和總督一起?

就在這時候,匍匐在地、雙膝儘碎的韓天德,像是想到了什麼,驚喜地大喊道:

“王老,您乃是天南省的名宿,德高望重,聲名遠播!總督大人和青龍將,一定是衝著您的威名,特地前來拜訪您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