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126章

可若是後者,薛忠覺得自己對葉淩天出手了,非但得不到什麼好處,或許還會惹來一身騷,弄不好,還有性命之危!

能夠爬到如今的位置,薛忠對於危險的感知,遠遠的超過常人,正是通過這些細節,他發現葉淩天冇準兒很不簡單。

身為武者的警惕性,讓薛忠從葉淩天的身上,隱隱感受到十分危險的氣息,彷彿一隻酣睡的雄獅,一旦甦醒,一嘯便可驚天地。

在薛忠弄清楚葉淩天的身份背景之前,他不想輕易將自己暴露在危險的境地,不過王老在一旁看著,他也不好就這麼罷手。

於是薛忠決定,試探葉淩天一番,若是葉淩天的身份背景不足為懼,那麼他再讓手底下的戰士動手不遲!

“年輕人,真是好狠的手段哪!你不顧一切,一下子就踢斷了韓總的膝蓋,究竟是有怎樣的底氣?你既然有軍中背景,能否直接告訴我,你到底來自哪個戰區?”

薛忠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,忽然開口問道。

而他這句話,也帶有武官的率直,根本冇有拐彎抹角的意思,直接將自己的想法,表達得非常清楚。

......

“我來自西南!”

葉淩天眼神睥視,掃了薛忠一眼,傲然開口。

“哦?”

薛忠挑了挑眉,略微有些意外,冇有想到,這個小子果然有些不同凡響,幸好剛纔冇有撕破臉皮。

王九川聽到葉淩天來自西南戰區,麵色又有了些變化,作為曾經的天南總督,他當然很清楚,西南戰區究竟是怎樣的地方。

大夏共有九大戰區,每個都有不同的特色,但西南戰區永遠是最危險的那一個,因為與西南番邦諸國接壤,戰火連年不休。

而出自西南戰區的戰士,各個都是驍勇善戰的勇士,若是放在其他地方,那就是能夠以一敵十的強大存在。

尤其是近幾年來,那位傳說中的西南戰神,執掌十萬虎賁軍,在西南一帶開疆拓土,為大夏立下不世之功。

哪怕當今聖上,也對那位西南至尊寄予厚望,封賞十分厚重,甚至據說,將皇刀大夏龍雀都賜給了他。

作為天南的總指揮使,一個從三品的武將,對於軍中很多內幕訊息,薛忠當然知道的比王九川清楚很多。

在薛忠的印象中,這幾屆各大戰區聯合舉辦的比武大會,幾乎都被西南戰區包攬獎牌。

正因如此,得知葉淩天來自西南,薛忠不由重視了幾分。

但,他也不會因此而忌憚葉淩天,畢竟他是從三品的指揮使,掌兵十萬,手中權力滔天,若葉淩天是一個西南戰區的無名小卒,也不足以讓他畏懼。

“你入伍幾年,是什麼級彆?”薛忠再問。

官大一級壓死人,他想用自己的級彆,來震懾葉淩天。

葉淩天神色不變,卻挺直了脊梁,體內爆發出睥睨天下、傲視群雄的氣勢,傲然開口:

“我的級彆......說出來,怕嚇死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