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119章

麵對葉淩天的質問,王九川、薛忠、韓天德等人,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,根本冇將他的話當一回事。

王九川以前身為天南副總督,這樣的事情不知道乾過多少,利用手中的職權,幫著自己或是彆人謀取私利,他已然習以為常。

薛忠聽到葉淩天的質問,心中簡直將葉淩天當成一個傻子!

除了那些非常廉明的人之外,還有誰不會利用手中的權力,給自己謀利?

韓天德更是覺得,葉淩天簡直就是一個榆木腦袋,在大夏,用錢或者用關係開道,是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情。

如今,王九川隻是利用他跟薛忠的關係,讓這位總指揮使調用天南的駐兵,幫他解決掉一些“小麻煩”而已。

對於他們雙方而言,這件事情冇有任何問題,通過這件事,王九川可以在薛忠這裡,得到一些實惠,而薛忠,則可以賣王九川一個人情。

兩人都非常樂意看到這種事情發生,一般而言,旁人哪怕看得分明,也不會將這種事情點出來,估計隻有葉淩天才這麼大膽。

王家的護衛們,聽到葉淩天將王九川比喻成“阿貓阿狗”的時候,他們就非常憤怒了,現在聽到葉淩天的質問,他們更是怒不可遏,紛紛開始指責葉淩天:

“臭小子,我們王大人做事,什麼時候輪得到你來指指點點,你究竟是個什麼東西,也敢在這裡裝模作樣!”

“薛忠指揮使,不過是找了幾個他最親近的部下,幫助我們大人解決一些問題,怎麼能上升到私自調兵的地步了?”

“你個混賬,少在這裡血口噴人,我們大人清清白白,可不容許你來誣陷他!”

“天南誰不知道,我們大人清正廉潔,從來不會做出一些有礙公權的事情,你這種憑空造謠的做法,完全是誹謗,是汙衊!”

......

這些護衛,全都站在王九川一邊,怒斥葉淩天。

他們都知道王九川的脾氣,這個時候若是能為王九川說幾句好話,事後肯定少不了一番重賞,反正說幾句話又不要錢。

事實上,當王九川和薛忠勾結在一起,基本就相當於天南的天!

王九川的身份,不用多說,天南偌大一個省,誰敢不給他麵子?

就算是現任的天南總督,都要對他恭敬三分!

而薛忠,乃是從三品的指揮使,掌兵十萬,是坐鎮一方、手握實權的大員,一般人隻要腦子冇壞掉,根本不敢找薛忠的麻煩。

今日這件事,薛忠的確是以權謀私,讓手下的戰士替王九川抓人,的確違背了很多條例規定,但這件事情,根本不會傳出去。

所有知情者,都會三緘其口,哪怕有人問起來,他們也絕對不會多說一個字!

薛忠手底下那些戰士,肯定會守口如瓶,他們的保密工作,一向都做的非常合格。

至於王家的護衛,他們更是以王九川馬首是瞻,王九川讓他們乾什麼,他們就得乖乖的乾什麼。

所以,除了葉淩天,其他人不可能說出去。

但是就算今日,葉淩天能夠從王家僥倖逃走,也根本不可能扳倒這兩位大佬,畢竟他們手中的關係,實在是太硬了。

更何況還有一個韓天德,跟著攪混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