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117章

此言一出,全場皆驚。

誰都冇有想到,葉淩天居然如此大膽,將王九川說成是阿貓阿狗,這是何等狂妄,簡直就是不將王九川放在眼裡。

無論是王家的侍女下人,還是薛忠手底下那些戰士,聽到葉淩天的話之後,全都大驚失色,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幾個站得較遠一些的王家護衛,忍不住竊竊私語:

“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來曆,為何敢對大人如此無理,自從我來到王家過後,所有人都對大人恭恭敬敬,像他這麼大膽的,還真是第一次見!”

“口無遮攔的人見過不少,但是像這個臭小子一樣,既口無遮攔,又不怕死的,我還真是從來冇有遇到過!”

“不錯,我也冇有見過這麼囂張的傢夥,當著我們大人的麵,就敢說出這種話,難道真以為我們大人不敢殺人嗎?”

......

王家這些護衛,對於王九川,那可是發自內心的敬畏,他們從情感上,根本不容許有人說王九川的壞話。

而他們之所以稱呼王九川為大人,完全是因為王九川曾經的身份太過高貴,所以哪怕他退休了,這些護衛還是冇有改口。

薛忠剛纔就聽到韓天德說了,葉淩天此人,對於王老非常不恭敬,期初他還以為韓天德故意誇大了事實。

可是通過剛纔的話,薛忠發現,葉淩天還真是對王老冇有半分恭敬!

此刻,薛忠內心十分疑惑,他在猜想眼前這個小子,究竟是什麼來曆,竟然敢稱王九川為阿貓阿狗,這是活膩歪了麼?

要知道,王九川可是天南最厲害的幾個大人物之一,他的關係網無比廣闊,不管是誰,都要給他幾分麵子。

在天南境內,基本上冇有任何人,敢輕易得罪王九川,畢竟這種大人物,隨隨便便一句話,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。

王九川在天南的影響力,銘刻在很多人的內心,哪怕是三歲的小孩兒,或者八十歲的老大爺,都知道王九川這個名字。

但是葉淩天,還真是無所畏懼,當著王九川的麵,都敢口出狂言,要是在背後,不知道還會怎麼編排王老。

薛忠認為自己的機會來了!

既然葉淩天對王老如此不敬,那麼隻要他將這件事情辦好,肯定可以在王老這裡,刷不少好感。

但是薛忠也不笨,在確定葉淩天身份之前,他認為自己還是不要貿然出手為好,否則,萬一不小心踢中了一塊鐵板,那可就後悔莫及了!

此前出動天南駐兵,將葉淩天抓回來,薛忠已經賣了王九川一個很大的人情,所以眼下他雖然覺得機會很好,也冇有立即站出來表現自己。

除了這些旁人的反應,各不相同之外,聽到葉淩天的話之後,向來養氣功夫極好的王九川本人,臉色都變得陰沉無比,眼角肌肉一陣抽搐,顯然是動了真火。

王九川活了這麼多年,從來冇有人敢像葉淩天這樣,對他說出這種無比輕視的話語,他覺得自己的尊嚴,全都被葉淩天踩在了地上。

若是不拿下葉淩天,王九川受損的顏麵,不知道怎樣才能找回來!

站在王九川身後的韓天德,此時雖然表麵不動聲色,心中卻樂開了花,如果不是有那麼多人看著,他肯定興奮地跳了起來。

韓天德真是萬萬冇想到,葉淩天真的會如此作死,當著王九川的麵,直接挑釁這位大佬,簡直是在太歲頭上動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