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115章

“來了!”

看到裝甲車朝著王家大宅駛來,韓天德目露精光,期待萬分。

“王老,葉淩天這個臭小子對您惡語中傷,這一次將他抓回來之後,一定要讓他萬劫不複,否則,他事後絕對會報複的!”

韓天德繼續在王九川耳邊,添油加醋。

隻要王九川肯對付葉淩天,韓家就可以高枕無憂,就算最後王九川無法將葉淩天除掉,有了他的牽製,韓家也可以多出來一些反應時間。

“他敢說出那樣的話,老夫自然不會輕易饒了他,若是他肯磕頭認錯,或許我還能放他一馬!”王九川冷冷地說道。

聽到兩人的談話,薛忠來了一些興趣,既然王九川遇到了麻煩,他此時幫助王九川解決,肯定可以給王老留下不錯的印象。

往後他若是還想高升,最好的助力就是王九川,若是王九川肯在上麵給他美言幾句,薛忠認為自己的仕途,簡直是一片光明。

正是因為有了這種考量,他連忙故作疑惑地問道:“王老,不知葉淩天那個臭小子,到底對您說了些什麼話?”

“這個......”王九川麵露為難之色,從韓天德口中的講述來看,葉淩天說的話,基本上都是在罵他。

若是現在王九川重複一遍,豈不是又把自己罵了一遍嗎?

看到王九川有所遲疑,韓天德卻直接接過了話頭,連忙向薛忠解釋道:

“薛大人,葉淩天那個混賬東西,目中無人,當著我韓氏集團的管家的麵,竟然大罵王九川,那些話,當真是不堪入耳。”

韓天德此時敢這麼說,也是為了增加薛忠對葉淩天的怨恨,畢竟他也清楚,薛忠想要上位的話,最好的依仗就是王九川。

他隻要說出王九川被葉淩天辱罵,那麼為了增加王老的好感,薛忠必定會對葉淩天全力出手。

這樣一來,葉淩天的敵人驟然間又多了一個,而且還是天南的指揮使,這麼強大的敵人,足夠葉淩天喝一壺!

薛忠指揮使,作為從三品武將,手上的權力不知道有多大,自身的實力也非常高強,一旦他要是出手了,韓天德認為葉淩天很難活下去。

“哦?”

聽了韓天德的講述,薛忠眉頭一皺,果然氣得不輕,他冷冷地說道:“好一個狂妄之徒,竟然敢辱罵王老,待會兒,看我不好好收拾他!”

王九川也知道薛忠這一番話,有表忠心的意思,不過他還是非常受用,畢竟這可以代表薛忠對他恭敬,還冇有改變。

當年,王九川擔任天南副總督的時候,對於薛忠實際上也不是非常器重,隻不過是一次偶然的機會,幫了薛忠一把而已。

冇有想到,薛忠自己非常爭氣,竟然成了天南的指揮使,反過來可以給王九川提供強大的助力。

韓天德之所以不遺餘力地煽風點火,讓王九川和薛忠兩人,對葉淩天下死手,主要就是為了借刀殺人。

就在昨日,他旗下所有的商場,都被葉淩天找來的吸糞車潑糞攻擊,還上了省城新聞的頭條,讓韓家名聲大損。

對於這種商業家族來說,聲譽一旦受到影響,那損失簡直無法用金錢去衡量,至少一年半載緩不過來。

大夏有一句俗話:擋人財路,如同殺人父母!

韓天德對於葉淩天,已然怨恨到了極致,此時此刻,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,葉淩天被狠狠收拾的樣子。

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