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111章

郊外,風波亭。

葉淩天和衛雷兩人,依舊在等待韓家的人到來。

既然葉淩天已經給韓家發出了最後通牒,那麼無論如何,韓家都會有所表示,葉淩天在這裡等他們,守株待兔。

“大人,韓家真的會來人嗎?從之前那個管家的態度來看,似乎韓家並冇有將你的話聽進去。”衛雷有些納悶地說道。

葉淩天冷哼了一聲,淡淡地說道:“韓家來人與否,其實都不太重要,反正韓家,我是一定要對付的!”

當初,陷害葉淩天義父的四個家族中,郭家跟宋家已經被滅掉了,現在就隻剩下韓家和齊家了。

嶽長風當初對葉淩天,視如己出,好得不能再好,而且他心裡,肯定指定了葉淩天成為長風集團的繼承人。

可是就在長風集團迅猛發展的時候,嶽長風這四個屬下突然反水,背叛了嶽長風不說,最後更是逼的嶽長風慘死街頭,死不瞑目。

葉淩天跟這四個家族,不共戴天之仇,更何況......根據衛雷查出來的情報,韓家還跟葉淩天小妹的失蹤有關聯,所以他更不可能放過韓家!

韓天德以為他有王九川作為靠山,就可以無懼葉淩天,這想法實在是有些可笑。

風波亭裡麵的石桌,已經換上了新的,這一次葉淩天冇有跟自己對弈,與衛雷簡單說了幾句之後,就聽到了轟隆隆的聲音。

兩人朝著聲音的來源看過去,視線中,出現了震撼人心的一幕——

幾輛墨綠色的裝甲車,朝著風波亭駛來。

不多時,就停在了道邊,下來了十幾個荷槍實彈的戰士,每一個戰士都雄赳赳氣昂昂!

他們身上穿著特製的戎裝,看他們嚴謹的站姿,明顯受過非常嚴格的訓練,而且每個人的行動都非常迅速。

衛雷見到這一幕,頓時麵露詫異之色,十分疑惑地問道:“咦?韓天德那條老狗,竟有這樣的本事,居然還能調動天南當地的駐兵?”

韓家不過是一個經商的家族而已,按理來說,絕對不可能跟天南省的駐兵產生關聯,若真是如此,那天南還不亂了套?

無論哪兩個家族相互傾軋,若是都能請動駐兵出手,那麼天南地界,估計會被打得千瘡百孔!

一般來說,天南省的駐兵,就隻有天南總督或者天南的總指揮使可以調動,而且每一次調動,都需要非常嚴格的程式。

彆說是韓家,就算比韓家厲害十倍的大家族,也絕對無法私自調動天南駐兵!

“這並非韓天德調來的,他冇有這麼的能量,想必應該是他背後那個靠山,出手了!”葉淩天淡淡開口,給衛雷解了惑。

作為西南至尊,葉淩天對於各個地方駐兵的調動,相對而言也比較清楚。

“大人,看他們的樣子,應該是專門過來對付我們的?”衛雷凝視了那些裝甲車一眼,神情微凜。

若是在風波亭這種地方發生戰鬥,那麼毫無疑問,裝甲車可以發揮巨大威力。

雖說這些戰士氣勢洶洶,但是葉淩天卻跟衛雷不一樣,他依舊是一副雲淡風輕,鎮定自若的樣子,看不出半分緊張。

不大一會,那群戰士就直接衝了過來,包圍了風波亭,他們的站位十分講究,基本上將葉淩天兩人所有的退路,都給封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