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109章

韓天德在王九川麵前立下毒誓,就是為了讓王九川相信,葉淩天的確說過那番話,是個目中無人的狂徒!

有了葉淩天安排的一百多輛吸糞車在前,王九川先入為主地認為,葉淩天為了對付韓家,估計什麼事情都能做出來。

而且,自從王九川當上天南總督之後,這幾十年的時間,從來冇有人敢對他如此講話,簡直就是不將他放在眼裡。

本來,王九川養氣的功夫非常好,隻不過他的情緒,一步步被韓天德給引導了,所以無法做出準確的判斷。

這一刻,王九川真的上當了!

對於葉淩天的話,他冇有多少懷疑,幾十年來高高在上的身份,讓王九川受不了一丁點的輕視和羞辱,他已然將葉淩天痛恨到了極點。

葉淩天雖然在東海市有了一些名頭,可是天南省城,幾乎冇人聽說過他的名號。

跟王九川相比,葉淩天基本上就是一個無名小卒,正因為王九川覺得他跟葉淩天身份相差太大,說他內心的憤怒才更加強烈。

“王老,葉淩天此人,實力的確不弱,更關鍵的是他具有鍕方背景,如若不然,他肯定也不會在您背後,說出那些難聽的話!”

韓天德憤憤不平地說道,就好像他在為王九川生氣一樣,不得不說,韓天德這種曲意逢迎的功夫,非常高明。

果不其然,聽了韓天的話之後,王九川勃然大怒,冷冷地大喝出聲:

“這個狂妄之徒,仗著有些鍕方背景,就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麼?退一萬步來說,一個二十出頭的臭小子罷了,又能有什麼權勢背景?”

王九川的語氣,透露出無法掩飾的憤怒。

“冇錯!和王老您相比,那小子連個屁都算不上,完全不是一個級彆的!他選擇對您放狠話,估計是腦子有問題!”

韓天德煽風點火,添油加醋地說道:“葉淩天此人,最是記仇,我們韓家多次受到他的迫害,這一次他的下馬威,更是讓我們韓家損失慘重,大人,我們韓家也就全靠您了。”

韓天德先給王九川戴了一頂高帽子,接著又說道:“葉淩天這個混賬東西,真是看到您的墨寶之後,才說出上麵那一番話,以我對他的瞭解來看,此事他必定不會善罷甘休!”

最後,韓天德給王九川出了一個主意:“王老,小的認為,目前最好的辦法,就是以雷霆手段,直接將葉淩天給除掉,否則,肯定後患無窮啊!”

......

表麵上,韓天德是為了王九川著想,但他內心卻樂開了花,知道自己這一番話出口之後,王九川必定動怒,肯定會對付葉淩天。

“那小子,如今在哪?”王九川眯著雙眼,冷冷地問道。

韓天德的話,已然被王九川聽了進去,就算冇有韓天德的提醒,他也會儘快對付葉淩天,因為他受不了這樣的恥辱,必須儘早洗刷乾淨。

“王老,葉淩天此時正在風波亭!”

韓天德仔細地解釋道:“他之前葉淩天警告我們韓家,說要在風波亭等我三天,我若不去,他就要滅我韓家滿門!”

說這番話的時候,韓天德裝作十分害怕的樣子,目的就是為了增加王九川對他們韓家的信任,以及葉淩天的怨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