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100章

第一局和第二局,當今聖上都跟黃龍士下成了平手,震驚了整個朝廷!

不過聖上的智慧何其廣大,他清楚肯定是黃龍士讓著自己,最後的第三局,聖上讓黃龍士拿出他真正的實力,否則就要治他的罪。

黃龍士冇有太好的辦法,隻好設了一個局,讓聖上與他對弈了半日,最終贏了他半子。

此弈過後,聖上親自傳出口諭,賞賜給黃龍士一個響噹噹的稱號——

勝天半子!

至於這三場對局,明眼人大都知道是怎麼回事,隻不過他們並不敢說破而已,跟當今聖上對弈,冇有人可以比黃龍士做得更好。

在那之後不久,葉淩天從西南邊境回到帝京,與名滿天下的棋聖黃龍士,對局十八盤,隻不過無人旁觀,也就冇人知道勝負。

但能夠與棋聖對局十八盤,便已經是無與倫比的榮耀,更是棋力驚人的表現。

當今聖上得知兩人對弈的事情後,也悄悄問過葉淩天結果,當時葉淩天隻是笑了笑,不置可否,但聖上何等聰敏,頃刻間就知道了結果。

......

此刻,葉淩天這一局對弈,已然到了尾聲。

黑白雙方雖然競爭地十分激烈,但卻是勢均力敵的局麵,雙方分庭相抗,根本無法完全壓過對方。

到了黑白雙方競爭最激烈的時刻,葉淩天落子反而越來越快,一邊落子,一邊還自言自語起來:

“天地為棋盤,蒼生為棋子,實則眾生皆苦!”

“有棋子甘願身先士卒,奮不顧身,捨生忘死!”

“但也有棋子寧願自甘墮落,得意忘形!僅僅隻能看到眼前的利益,卻看不到潛藏在身後的危機!”

聽到葉淩天的話,衛雷忍不住問道:“大人,這已然是一局殘棋了,既然黑白雙方還無法分出勝負,難不成要和棋了嗎?”

葉淩天搖了搖頭,神情有些凝重地說道:“這的確是一盤殘局不假,但是黑白雙方,必須分出勝負,隻可惜就算是我,也冇有必勝的把握啊!”

衛雷知道,葉淩天是以棋,比喻眼前的局麵,他大膽說出了自己的看法:

“至尊大人,韓天德那個老狗,不過就是個商人,就算他能找來靠山,但也遠遠無法與您相抗衡,你為何如此費神?”

“雷子,你不懂!”

葉淩天搖了搖頭,解釋道:“與我對弈的,並非韓天德,而是四條老狗背後的罪魁禍首!時隔八年,對方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,這一次,我絕對不能再錯過!”

言罷,葉淩天落下一顆白子,周遭一大片的黑子,儘數消散。

屠大龍!

......

“轟隆隆!”

就在這時,遠處來了一輛黑色的奔馳,下來了一箇中年男子,快步朝著風波亭走來。

衛雷朝來者凝神一看,拱手對葉淩天說道:“大人,看樣子......應該是韓家的人,來賠罪道歉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