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099章

天南省城郊外,有一片綠波盪漾的湖泊,湖水的麵積非常廣闊,宛若碧海藍天。

從湖的一岸朝著另一岸看去,幾乎看不太真切,對岸的人影,也是模糊一片。

但是如此廣闊的湖麵,卻在湖中心的小島上,建了一座風波亭,通過一道長長的橋梁,可以直接通往小島。

這是天南省城最著名的景點之一,名為“湖心島”!

天南曆史上有一位名人,寫過一篇傳揚廣泛的文章,主要就是描繪湖心島周邊的美景,很多人看到這一篇文章之後,都慕名而來。

島上的風波亭,造型十分古樸,亭子的主體建築,含有八根成.人腰部粗的柱子,頂部是紅色的簷角,而且鋪設了明黃色的琉璃瓦。

即便遊人隔著很遠的距離,也能看到風波亭。

在風波亭四周,種了不少樹木,主要是楊柳和丁香,隻要清風吹過,楊柳就在風中飄飛,伴著丁香花的香味,觀之的確是一種享受。

亭中有一張不算很大的石桌,看起來十分厚重,四條邊上,共有四個石凳,可以供遊人歇息之用。

今日風和日麗,湖麵一片碧波,風波亭裡麵涼風陣陣,四周鳥語花香非常宜人。

一般而言,這麼好的景緻,肯定會吸引非常多的遊人過來賞景,隻不過今日,不管是湖心島還是湖心亭,都顯得有些冷清。

當然若不是因為遊客太少,那些膽小的鳥兒,也不會在此時放聲歌唱。

此刻,風波亭裡麵,坐著一個人,正是葉淩天!

若是有人能夠走近一些,就能看到石桌上放著上好的茶具,葉淩天正在一邊品茶,一邊下棋。

衛雷恭敬地站在他身後,不動如山,宛若守護神一般,護衛著葉淩天。

湖心島作為一個景點,每天接納的遊客都非常多,而今日之所以如此冷清,就是有人提前跟管理方打了招呼。

這種事情,隻要衛雷出麵,基本都能辦理得很好。

管理方知道衛雷五品虎尉的身份之後,還做出了承諾,隻要他待在湖心島上麵,冇有任何人會去打擾。

以葉淩天的能量,要包下一個湖心島,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。

此時,雖然葉淩天在下棋,但古怪的是,棋盤上擺滿了黑白棋子,但下棋者,似乎隻有葉淩天一人,並冇有見到第三者的蹤跡。

看衛雷的模樣,他也不像是與葉淩天對弈之人。

事實上,葉淩天正是在與他自己下棋,這是一副非常詭異的畫麵。

站在後方的衛雷,看到葉淩天左右手互換著行子,卻一臉敬佩,作為葉淩天的親衛,衛雷知道他的棋術有多高。

當初在帝京,曾經有一位棋聖,名為黃龍士。

黃龍士的棋術之高,可以說冠絕整個帝京,哪怕很多上了年紀的大臣,鑽研棋道大半生,卻還是一一敗在了黃龍士手中。

哪怕圍棋九段的大國手,在黃龍士麵前,依舊冇有抵抗之力,往往行棋還不到中局,就會落入下風。

曾經在帝京,關於黃龍士,還發生過一件趣事。

當今聖上聽過這位棋道大家的傳說之後,忽然來了興趣,要召見他入宮,陪著自己對弈三局。

那三局對戰,可以說是萬人矚目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