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065章

這萬人送行的場麵,葉淩天自己都冇想到。

送行的隊伍中,有老人、有小孩、有壯年,個個臉上都是興奮之色,他們對於葉淩天,都是感激到了極點。

如果冇有葉淩天將忠勇侯除掉,他們就永遠不可能翻身,往後的苦日子,不知道還有多長,時時刻刻都要擔驚受怕。

而且忠勇侯自己也說過了,在他心目中,雲城這些百姓就跟牲口一樣,他們活著的唯一作用,就是被他壓迫。

可想而知,如果忠勇侯不死,雲城這些老百姓,永遠都無法活的有尊嚴。

葉淩天接了一個老婆婆遞過來的紅雞蛋,又接了一個小孩子遞到麵前的水果,更多人想把手中的禮物,送給葉淩天。

但是長龍車此刻顯得太小了,根本就無法裝下那麼多禮物,葉淩天隻得對這些老百姓表示了感謝,並且委婉地拒絕了他們的禮物。

不過葉淩天也說了,他們的心意,自己心領了。

直到出了城門,葉淩天轉過身,還能看到那些一路跟到了城門口的老百姓,他們全都衝著自己揮手,眼中滿含熱淚。

見到這一幕,衛雷忍不住感歎道:“大人,看來他們是真的將您當成了活菩薩,估計不久之後,就要為您塑身立像!”

能夠塑身立像的,無一不是對老百姓有莫大功德的人物,老百姓為了感激這些大德之人,所以才為他們立像。

之前的穆長空,在青蒼山上,就為他自己立了一尊金身,日日供門下弟子和香客們頂禮膜拜,以表達對他的尊崇之情。

雖說葉淩天在雲城的所作所為,的確足夠老百姓給他歌功頌德,但是他自己,並不看重這些虛名。

因而聽了衛雷的話之後,葉淩天搖了搖頭,淡淡地開口道:

“這個年代,可不需要神佛,也不需要偶像!更何況,我也不是什麼救世主!縱觀整個大夏,像雲城這樣的地方,還有許多,我終究力有不逮,不能全部救得過來!”

......

大夏以武立國,開過之初封賞了很多有功之臣,他們的後代,多半都有爵位在身,而且能夠世襲罔替。

就如忠勇侯,他自己屁用冇有,完全得益於他先祖為大夏立下的汗馬功勞,所以他才能成為侯爺。

當初那些有功於大夏的英烈,無論如何也想不到,自己的後代會墮落的如此厲害,不學無術也就算了,竟然還仗著自己的權力,肆意剝削老百姓。

要知道,當年他們為了大夏,為了老百姓能夠過上好日子,不知付出了多大的代價,可是他們的後代,一點都不在乎他們當年的所作所為。

如今還能存有良好家風的勳貴,實在太少了,他們很多都被世代所同化,隻知道追求自己的利益,眼中哪裡還有老百姓的影子。

更何況,大夏幅員遼闊,人口眾多,縱使葉淩天是西南至尊,擁兵百萬,但這個大夏,可不是他說了算的!

此次在雲城,葉淩天悍然出手,直接殺了忠勇侯,雖然讓雲城的百姓對他感恩戴德,但實際上,他卻冒著被彈劾的風險!

就如忠勇侯自己所說,雖然他在雲城胡作非為了這麼多年,但是他畢竟是一位侯爺,有爵位在身,殺他不是一件小事。

要是很多人都仿效葉淩天的做法,那麼大夏的勳貴階層,豈不是要亂了套?

到時候無數的勳貴人人自危,他們自然就會擰成一股繩,合起夥來對抗葉淩天這樣的人,從而牢牢把守住他們自己的地位。

勳貴階級,世襲罔替,已然在大夏傳承了上千年,可不是才崛起幾年的葉淩天,能夠完全撼動的。

這背後牽涉的關係,實在是太大,哪怕葉淩天貴為西南至尊,隻要細想,也會覺得有些頭大。

毫無疑問,這一次雲城的事情發生過後,等忠勇侯的死訊傳到帝京,絕對會有人蔘葉淩天一本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