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淩天嘴角浮現一抹冷笑,為了活命,江玉燕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,臟水都往彆人身上潑,顯得她自己非常無辜。

為了好好看看江玉燕醜惡的嘴臉,葉淩天並冇有出聲打斷她,而是任由她繼續說下去。

哪怕在這個時候,江玉燕的頭腦也還比較清晰,針對先前葉淩天宣佈的罪狀,她一條一條全都做瞭解釋。

“至尊大人,我並冇有勾搭華飛揚,而是他看上了我,為了給我獻殷勤,所以他才主動去東海找您的麻煩,至於綁架蘇小姐,也是他一個人的主意,完全跟我無關!”

“大人,我說的這些話,千真萬確,您完全可以把江家的人找來詢問,若是我有哪怕半句虛言,就被天打五雷轟!”

聽到江玉燕這句話,葉淩天忍不住冷笑了一聲,他忽然指著一群人,對江玉燕說道:“你看看,他們是誰?”

江玉燕扭過頭,順著葉淩天手指的方向看過去,瞬間臉色蒼白,她看到了所有江家的成員!

事實上,早在之前,葉淩天就安排了一群屬下,去抓捕江家的成員,江家的人冇有絲毫抵抗之力,直接被虎賁軍的精銳押了過來。

他們之前躲在侯府之中,以為非常安全,可以藉著忠勇侯的權勢,完全可以躲過眼前的難關,如今被揪了出來,一個個蘇喪考妣,忍不住就是一陣哭天搶地。

看押江家成員的虎賁軍首領,見這些人冇有骨氣地哭了起來,他頓時冷喝一聲:“哭什麼哭,都給我跪下!”

江家的成員,不敢反抗這名虎賁軍首領的話,趕緊跪在了葉淩天麵前,齊刷刷的動作,頓時讓圍觀的老百姓感到無比驚訝。

他們萬萬冇有想到,至尊大人竟然連江玉燕的家人,都全部帶了過來,看來這是抱著斬草除根的想法。

事實上,對於江家的人,葉淩天並不擔心他們向自己報仇,之所以要好好懲治他們,主要是因為江家這些年,仗著江玉燕這位侯爺夫人的身份,在天南做了不少惡事。

不知有多少無辜者,因為江家而慘死!

如今,葉淩天必須為那些人,討一個說法!

被迫跪下之後,每一個江家的成員,都覺得不妙,況且葉淩天身上散發的殺機,實在是太過強烈了一些。

這些江家成員,認定自己隻有思路一條,他們都還不想死,於是瘋狂地磕頭求饒:

“啊啊啊求求你們高抬貴手,讓我們一條性命!”

“至尊大人,求您發發慈悲,我們這些人,從來冇有乾過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情,你根本用不著將我們殺掉啊!”

“我們江家還有不少財富,隻要您願意高抬貴手,我們江家所有的錢,都可以放進您的腰包,不僅如此,我們江家還能發誓,世代給您為奴。”

“至尊大人,求求您了,饒命啊!”

各種求饒聲,紛紛響起。

為首的四品龍尉,這個時候走到了葉淩天麵前,望向葉淩天,十分恭敬地問道:“至尊大人,這些傢夥,該如何處置?”

葉淩天冷冷地掃了江家眾人一眼,冷漠地揮了揮手,做了個砍頭的動作,冷冷地說道:

“一個不留,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