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心靈?

江玉燕一愣,完全不知葉淩天究竟是什麼意思。

就在她沉思的時候,葉淩天看向她的眼神,卻變得越來越寒,冷冷說道:

“江玉燕,你愛慕虛榮,利慾薰心,為了金錢嫁給忠勇侯,唆使他搜刮民脂民膏,引得雲城民不聊生!”

“你縱容江玉蝶胡作非為,與蘇家為敵,險些將蘇家逼到了絕路上,幼薇也被你妹妹百般羞辱!”

“你勾搭華飛揚,讓他為江玉蝶複仇,到了東海之後,華飛揚這個敗類,肆意對普通人動手,真是不可饒恕!”

當時的華飛揚,險些將高陽直接打死,葉淩天一怒之下,不僅砍了華飛揚的腦袋,而且還將混元門連.根拔起,宗主穆長空,也被葉淩天殺死。

江玉燕越聽,越覺得心冷。

但是這還冇有完,葉淩天最後說道:“以上這些都不是重點,最讓我難以忍受的地方在於,你還派人綁架蘇幼薇,簡直罪不可赦!”

葉淩天的冷冰冰的話語,宛若當頭棒喝,砸在江玉燕的耳畔。

記住網址。com

要知道,蘇幼薇可是白素的孿生姐妹,她和葉淩天還結了婚,所以在葉淩天的心目中,擁有著無與倫比的地位。

毫不誇張的說,全天下的女人加起來,也不及她一根手指頭!

但,江家二小姐江玉蝶,非但肆意羞辱蘇幼薇,在婚宴那天還試圖潑硫酸毀容,後來葉淩天悍然出手,讓江玉蝶自食惡果。

然而在那之後,江家非但不知收斂,江玉燕更是伺機報複,派遣華飛揚前往東海,一方麵對付葉淩天,一方麵企圖綁架蘇幼薇。

若非葉淩天提前將青鳳調回來,暗中保護蘇幼薇,她恐怕就危險了。

單憑這一點,就足以判江玉燕死刑。

感受到葉淩天的殺氣,江玉燕嚇破了膽,再也不敢施展美人計,立刻跪地求饒:

“至尊大人,我知道錯了,請您繞我一命啊!小女子賤命一條,您要殺我,完全是臟了您的手!”

對於江玉燕的求饒,葉淩天根本就不為所動,隻是冷冷地看著她。

感受到葉淩天冷漠的目光,江玉燕的一顆心,簡直如墜冰窟。

為了活命,她急忙為自己辯解:“至尊大人,我並非利慾薰心,才嫁給忠勇侯的,也不是愛慕虛榮,都是忠勇侯逼迫我的!”

江玉燕抹了抹眼淚,無助地說道:“若是我不嫁給他,我們整個江家,都要承受他的怒火。至於搜刮民脂民膏,大人可以問問,那更是忠勇侯自己的想法,根本與我無關呀!”

關於忠勇侯的諸多事情,江玉燕辯解完了過後,又開始說起她的妹妹江玉燕。

“江玉蝶雖然是我的妹妹,但是她在外麵犯下諸多惡事,根本就與我無關,我甚至都不知道情況。如果我早知道她想與蘇家為敵,無論如何我都會阻止她,請大人明察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