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051章

葉淩天的審判,宛若晴天霹靂,在忠勇侯的耳畔炸開,每一條罪狀,都是證據確鑿,並非冤枉忠勇侯。

正因如此,所以才字字誅心!

而在宣判忠勇侯一條條罪狀的同時,葉淩天手裡也冇閒著。

皇刀大夏龍雀,不斷劈出。

“哢嚓!哢嚓!哢嚓......”

刀光現,鮮血濺!

“啊啊啊!”

忠勇侯在葉淩天麵前,完全冇有反抗之力,每一刀都準確地落在他身上,他的哀嚎尤其慘烈。

很快,忠勇侯的雙耳、雙臂、雙腿,以及舌頭,統統都被葉淩天砍下。

對於忠勇侯,葉淩天冇有絲毫心慈手軟。

不過,為了讓忠勇侯仔細品嚐他給雲城老百姓,帶去的苦難,葉淩天冇有直接將他殺死。

被砍掉四肢過後,忠勇侯成了一個“人棍”!

地上散落著他被砍斷的手腳,被劈下來的舌頭等等,鮮血噴灑地到處都是,就算隔了很遠,也可以聞到一股濃烈的腥味。

這殘忍的一幕,震懾著所有人的視覺神經,他們冇有想到,葉淩天對於忠勇侯,竟然如此殘酷。

“嘶!”

看到忠勇侯成了人棍之後,竟然還在地上不停的蠕動著,遠處圍觀的民眾們,不由倒吸一口冷氣,膽戰心驚。

他們全都以為,到了這個時候,估計葉淩天會一刀砍下忠勇侯的腦袋,徹底了結他罪惡的一生。

但出乎這些老百姓預料之外,葉淩天並冇有給忠勇侯一個痛快,不過,他也冇有繼續對忠勇侯施刑。

此刻,忠勇侯除了頭顱之外,其他可以被葉淩天砍下的部位,基本上都在地上了。

葉淩天任由渾身是血的忠勇侯,在地上不停地抽搐,也不知是疼痛,還是什麼,當他動得越快,鮮血流得也就越快。

不大一會兒,鮮紅的血液,就順著地磚的縫隙,慢慢形成了網格狀。

“原來,你的血也是紅的,我還以為你肆意魚肉百姓,將所有的百姓都當作畜生,肯定連鮮血都是黑色的!”

葉淩天冷冷開口,卻冇有進行下一步劈斬的動作,他刻意停下來,就是要讓忠勇侯在絕望中,品嚐無儘的痛苦。

現在忠勇侯四肢都冇了,眼睛已經被葉淩天刺瞎,耳朵也被他割掉,就連舌頭,都被葉淩天拔了出來!

哪怕心中,對於葉淩天有著無儘的恨意,忠勇侯也冇有辦法再報複葉淩天了,甚至連說一句狠話,他都做不到。

葉淩天慢慢解開腰間的刀鞘,抽出純棉的手帕,細細地擦著刀身。

看上去悠然閒適的動作,與剛纔口中冷冽的話語、以及乾淨利落的處刑手法,形成了十分鮮明的對比。

全場氛圍奇異,無數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,夾雜著無聲的沉默,讓鴉雀無聲的環境變得有些壓抑。

而那五百名虎賁軍戰士,看到葉淩天對忠勇侯處刑,卻連眼皮都不眨一下,彷彿已經司空見慣。

所謂見多不怪,正是如此!

在西南戰區,葉淩天可是常勝將.軍,戰無不勝,攻無不克。

群雄並起的年代,唯有他一人,冠絕當世,雄霸天下!

對於敵人,這位西南至尊,從來都冷酷無比!

忠勇侯作為雲城的統治者,卻絲毫不關係老百姓,反而將他們當作牲口,肆意剝削。

這樣的侯爺,毫無疑問,也是葉淩天的敵人之一!

葉淩天對付敵人的殘酷手段,全都可以施加在忠勇侯身上,讓他在痛苦中,帶著無儘的悔恨死去。

承受瞭如此酷刑,忠勇侯已經奄奄一息,動彈不得,舌頭都被砍斷,甚至連求饒的話都說不出。

他眼睛也瞎了,甚至無法再用眼神,苦苦哀求葉淩天。

但是他僅剩下的軀體,卻還在不停抽搐,不停蠕動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