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050章

“至尊大人,以前都是我不好,我不該聽信江玉燕那個小賤人的讒言,不該讓手下對您出手!我楊烈有罪,但罪不至死啊!”

葉淩天冷笑了一聲,不發一言。

忠勇侯摸不清葉淩天的心理,於是扯出了他祖上的功勞,對葉淩天說道:

“至尊大人,想必您也知道,我的祖先,乃是英烈,護國有功!求求您看在他們的份上,留我一命!”

葉淩天聽到這句話,眉頭一皺,他冇有想到都這個時候了,楊烈竟然還有臉麵,用他祖上的功勞來求情。

楊家列祖列宗的臉,這些年早就被楊烈丟得一乾二淨,如果楊家祖上還活著,估計都恨不得直接滅了楊烈。

忠勇侯一直在觀察葉淩天的神色,看到葉淩天皺眉頭,他又趕緊說道:

“至尊大人,望月台中的所有寶貝,您可以隨意挑選,全部拿走都行!我求求您了,我一定痛改前非,您不要殺我啊!”

“除此之外,我願意上繳雲城十年來的稅收,給您充當軍費!”

......

忠勇侯放下了所有的驕傲和尊嚴,拚命求饒,最後甚至還磕起頭來。

“咚!咚!咚!”

為了活下去,忠勇侯的態度謙卑到了極點,隻要葉淩天可以放過他,哪怕現在讓他舔葉淩天的鞋子,他都願意。

遠處圍觀的眾人,都看傻眼了。

忠勇侯在雲城作威作福這麼多年,他的形象,早就在這些老百姓心目中根深蒂固了。

這些人萬萬冇有想到,有一天,忠勇侯為了活命,也會像條狗一樣搖尾乞憐。

但是不管忠勇侯怎麼做,葉淩天都不可能放過他!

葉淩天居高臨下地望著忠勇侯,宛若審判生死的閻王,冷冷開口:

“你手握重權,草菅人命,當受斷臂之罰!”

言罷,葉淩天揮動皇刀大夏龍雀,揮出兩刀。

“歘!歘!”

兩道刀光激射而出。

忠勇侯的雙臂,應聲斷落,鮮血如噴泉般湧出。

“啊啊啊......”

忠勇侯發出聲嘶力竭的慘叫,簡直快要昏厥過去。

但葉淩天的審判,並未結束。

“你欺男霸女,有耳無用,當受剃耳之苦!”

葉淩天再度出刀,利刃斬出,割掉了忠勇侯的雙耳。

“你惡貫滿盈,有眼無珠,當受挖眼之痛!”

“你口無遮攔,顛倒黑白,當受斷舌之刑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