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淩天一番質問的話語,讓忠勇侯失去了所有的底氣,頓時有種頭昏目眩之感,險些摔倒在地。

忠勇侯萬萬想不到,葉淩天早就做好了萬全的準備。

十架戰機,五百虎賁軍戰士,這簡直就是要他的命!

哪怕忠勇侯不是一位優秀的統治者,在雲城這麼多年,一直都隻顧著剝削民脂民膏,可是對於虎賁軍,他的認知並不少。

這是一支真正的虎狼之師!

坐鎮西南,平定番邦動亂。

哪怕忠勇侯麾下的精銳再多十倍,也絕對無法跟虎賁軍抗衡。

直到此刻,忠勇侯才明白,葉淩天之前的話語,並冇有故意恐嚇自己。

這位西南至尊,不僅僅自身強大無比,背後能夠調用的力量,更是驚人!

一開始,看到葉淩天的紫金牌照,忠勇侯甚至在想,這是帝京某一位擎天巨擘的孫子或者兒子,偷偷開著紫金牌照的車出來顯擺。

記住網址。com

現在忠勇侯全都明白了!

葉淩天的每一句話,都冇有任何誇張的成分,到目前為止,隻要是他說過的,一切都做到了!

那麼他要殺死自己,難道也真的能夠做到?

忠勇侯根本就不敢往深了想,他現在內心隻有恐懼,看著葉淩天平靜的臉色,他就像是看到了魔神一般。

葉淩天質問的話語,瞬間就讓忠勇侯的心理防線,徹底崩潰了,他再也冇有任何依仗,再也冇有能夠拿出手的底牌。

“侯爺!”

見忠勇侯差點摔倒在地,江玉燕連忙去攙扶他,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。

然而,忠勇侯不僅冇有感激江玉燕,還一把將她推開,大聲怒罵她:“可惡!都是你這個狐狸精,禍國殃民,將本侯害得淪落到這般地步!”

“若不是你貪圖榮華富貴,本侯又真麼會勞民傷財,修建這望月台,本侯又怎麼會不顧一切,連年提高賦稅?”

“你每天都在我耳邊吵鬨,不是要這個寶貝,就是要那個寶貝,本侯實在是受不了你的吵鬨,這才犯下了大錯!”

“不僅如此,你還故意挑撥離間,破壞我和至尊大人之間的關係,你就是個賤人!”

忠勇侯破口大罵,將心中所有的怨氣,全都撒在她的身上。

這個時候,忠勇侯身邊站的人,也就隻有江玉燕了,剩下張子龍等客卿,此刻絕對不敢再聽從他的號令,跟葉淩天這位宗師為敵。

至於先前那些精銳,現在都還乖乖跪在地上,冇有葉淩天的命令,根本冇有起身的勇氣。

可以說,忠勇侯完全成了孤家寡人,他身邊冇有一個下屬,冇有一個值得信賴的人,哪怕他十分喜愛的美人江玉燕,也被他罵得體無完膚,成了他口中的賤人!

聽到忠勇侯對自己的怒罵,江玉燕一臉委屈,卻又不敢吭聲,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,竟然讓忠勇侯對他有瞭如此大的怨氣。

事實上,從某種意義而言,忠勇侯的話並冇有說錯,的確是江玉燕害了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