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031章

望月台的底樓的密室,忠勇侯不知花了多少工夫,才建造出來,當初僅僅是找到墨家傳人出手,他都付出了大價錢。

不過密室的堅固程度,也的確達到了忠勇侯的預期,甚至比他想象中還要堅固不少,龍榜高手也攻不破的密室,這個世上可不多。

墨家傳人,本來就很擅長建造各種各樣的機關,這一間密室的設計,也采用了最合理的結構,若是從外部攻擊,密室的結構可以卸掉很大一部分力量。

加上建築材料裡麵,混合了鈦合金跟隕鐵,所以這間密室,比起鋼鐵還要堅硬了很多倍,忠勇侯從來冇有想過,有人可以打破這間密室。

一段時間之前,天南武道第一人穆長空還冇有死,忠勇侯跟他開玩笑,若是穆長空可以打破密室,忠勇侯就給他一個億。

為了這一個億,穆長空也算是出了全力,隻可惜根本無法撼動這間密室,甚至就連留下明顯的痕跡都做不到。

在那之後,忠勇侯對於密室的堅固程度,就無比自信了。

先前當著葉淩天的麵,他敢將杯中的酒潑向葉淩天,就是因為他還有這樣的底牌。

忠勇侯認為,隻要他躲進密室裡麵,葉淩天就拿他無可奈何,反正葉淩天也不可能,一直在密室外麵守著他。

就如北地槍王張子龍所言,密室裡麵儲存了足夠的清水跟食物,哪怕在裡麵生活大半年,都冇有任何問題。

忠勇侯並不怕跟葉淩天耗時間,他完全耗得起。

隻是忠勇侯無論如何都想不到,葉淩天的實力竟然如此高強,堅硬到了極點的密室,也能被他硬生生辟出裂縫。

而侯府原來那些客卿,見到那一幕,更是震驚異常。

“這是?我的天哪!葉宗師簡直就是神人一樣,莫非他已經達到了武道巔峰的層次,跟他相比,我們真是螻蟻啊!”

“當真是太不可思議了,冇想到葉宗師真能劈開這一間密室,這種實力,足以縱橫整個天南!不,就算整個大夏,能與之爭鋒者,恐怕都寥寥無幾。”

“現在才知道,我們之前的話,到底是多麼的幼稚可笑。我們跟葉宗師為敵,就像一個嬰兒和成年人叫板!”

......

這些客卿,見到密室上麵被葉淩天辟出的裂縫過後,再一次感歎葉淩天的強大,以及他們自身的渺小。

當然,他們作為武道天賦驚人的武者,在常人眼中絕對是傳說一般的存在,隻不過跟葉淩天相比,就完全不夠看了。

就在這時候,密室上麵那一道裂縫,不斷擴張開來。

伴隨著哢嚓聲響,眨眼間出現了十道、百道、千道裂縫......就像是縱橫交錯的蜘蛛網。

無數陽光,照進密室之中,讓密室驟然間大亮,清風也跟著湧了進去。

“啊啊啊!”

江玉燕被刺眼的陽光一照,加上剛纔的震動造成的驚嚇,她發出無比驚慌的尖叫聲,臉上滿是震驚之意。

剛纔忠勇侯還說,這一間密室堅固到了極點,連龍榜高手都無法攻破,可是現在,葉淩天卻直接破開了密室。

對於江玉燕而言,這絕對是一種驚嚇,要是葉淩天進入密室裡麵,以兩人之前的仇怨,她肯定冇有活路!

江家仗著驚人的權勢,惡意欺壓蘇家,江玉燕很清楚葉淩天跟蘇家的關係,所以她知道,葉淩天絕對不會放過她。

而且,她還多次派人打過葉淩天的主意,雖然失敗了,但是毫無疑問,這樣的舉動能夠大大增加葉淩天對她的恨意。

此時此刻的江玉燕,隻覺得自己以前的做法非常可笑,為何自己偏偏瞎了眼睛,要去招惹葉淩天這種強大的人物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