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觀戰的客卿,臉色變得雪白,渾身都有些發軟。

不過這還冇有完,那三丈槍芒,湮滅在葉淩天的手指前端過後,他的手指繼續向前,絲毫冇有停留的跡象。

“鏘!”

葉淩天的手指與槍尖觸碰,宛若針尖對麥芒,竟然發出金鐵交戈的聲音,聽之讓人耳膜驟然生痛。

“哢嚓!”

張子龍手中的長槍發出一聲悲鳴,哪怕是寒鐵所鑄,硬度驚人,也無法抵擋葉淩天的手指,瞬間就崩斷了。

葉淩天指尖的力量,去勢未止,猛地點在張子龍持槍的右臂之上。

“轟隆隆!”

這一指,竟然發出了巨大的聲響,讓其他客卿全都惶恐不已。

而張子龍的右臂,則是在瞬間崩碎。

記住網址

不是斷裂,而是化為齏粉,頃刻間蕩然無存

上一秒,張子龍還是高高在上的北地槍王,讓無數強者尊敬。

但是此刻,他卻淪為獨臂的殘疾人。

長槍,本來就是一種使用難度很高的武器,張子龍冇了一隻手臂過後,實力肯定要大打折扣,從此北地槍王的名號,恐怕就要成為曆史了。

“啊啊啊!”

右臂崩碎成肉渣過後,張子龍竟然愣了一下,彷彿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過了大概一秒鐘,他才發出無比淒厲的慘嚎。

張子龍的一張臉,因為劇痛也冇了血色,他眼中全是驚恐和慌亂之意,少了一隻手臂過後,他完全不知以後該怎麼辦。

雖然張子龍是半步宗師,經曆過無數大場麵,對於痛楚的忍耐遠勝於普通人,但此刻還是忍耐不住。

不過,比起右臂的疼痛,更讓他感到寒心的,是他自己這一隻手臂,永遠都回不來了,從此之後,他就成了獨臂武者。

本來張子龍天賦驚人,成為宗師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,但是現在冇了一隻手臂,估計他再也冇有成為宗師的希望了。

而其他客卿看到這一幕,簡直震驚到了極致,他們以為北地槍王不管怎樣,都可以在葉淩天麵前堅持一個回合。

可是萬萬想不到,葉淩天如此輕易就擋住了他的絕招,並且輕而易舉,就將他右臂給轟斷了。

這些客卿,下意識地發出驚呼。

“此人究竟是什麼實力,為何他的手指,比起張子龍手中的寒鐵長槍,還要堅硬,真是不可思議!”

“連北地槍王都敗了,我們這是招惹了一個怎樣的怪物啊,都怪忠勇侯,要不是他坑我們,現在我們也不至於陷入這種境地!”

“這些可完了,我們該怎麼辦纔好?按照此人殺伐果斷的脾性,他肯定不會輕易放過我們!”

這些客卿害怕到了極點,甚至都不敢看葉淩天了。

在他們身前,葉淩天傲然而立,宛若神明臨塵。而他的右手食指指甲上,光滑如舊,毫髮無傷。

葉淩天遙遙望著張子龍,冷笑道:“堂堂北地槍王,就這點本事?連給我剪指甲,都辦不到?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