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見到葉淩天如此托大,竟然用手指去硬撼長槍,眾人皆驚。

“此人為何如此自信,難道他的手指,可以抵擋北地槍王的長槍?要知道,北地槍王手中拿的,也算是神兵啊!”

“剛纔斬殺王霸跟賀天問兩人,他的消耗肯定不小,這時候,既然他還選擇用手指硬抗長槍,就說明他有足夠的底氣!”

“不知他還有什麼手段冇有施展出來,此人當真可怕,我縱橫江湖幾十年,冇有見過如此可怕的對手!”

雖然其他客卿被葉淩天嚇得夠嗆,不敢再對他口出狂言,但是他們看到葉淩天應對張子龍的方式,還是感到無比震驚。

“可惡!”

張子龍本人更是氣憤無比,彷彿受到了莫大的輕視,臉色一瞬間就憋得通紅,一股滔天怒火直衝頭頂。

他好歹也是半步宗師,武道天賦可謂非常高,年紀輕輕就打出莫大名聲,得到了北地槍王的稱號。

這麼多年以來,被張子龍捅死的高手,冇有一千也有八百。

甚至很多實力遠遠高於他的對手,最終也死在他手上,原因是張子龍的槍法太過暴烈,一往無前!

有了這種信念之後,他的戰力得到了很大提升,所以遇到葉淩天之前,他基本上冇有遇到過敵手。

正是因為以前太過順利,所以張子龍內心有著屬於自己的驕傲,葉淩天如今的輕視,徹底激怒了他。

“吼吼吼!”

張子龍憋著有怒火,發出狂暴的嘶吼,舞動手中銀白色長槍,施展出屬於他自己的終極絕招——

“燎原!”

這招蓋世槍法,出擊時可以綻放出三丈槍芒,宛若燎原之火,無比狂暴地往對手燒去,威力絕倫。

觀戰的客卿,隻覺得眼前驟然出現一道亮光,接著便是一股十分驚人的熱浪,朝著他們奔湧而至。

每個人的皮膚,都在瞬間被灼痛,身上不可避免地流出大片汗水。

之前灑落在地上的鮮血,眨眼間就被燎原熱浪炙烤成了灰燼,羅陽等護衛,甚至連頭髮頭被烤焦了。

不愧是北地槍王的終極終絕招!

這一招燎原,釋放出來過後,整個望月台的八層,似乎都要被燒起來。

而這,僅僅隻是燎原的餘威,張子龍使用的武器是長槍,作為百兵之王,長槍最大的作用就是穿透。

這一式燎原,驟然間釋放出的鋒芒,簡直無可匹敵。

強大的威力,加上張子龍一往無前的強大氣勢,彆說是**凡胎,就算前方擋著的是一座大山,恐怕都會被捅出個窟窿。

哪怕是宗師,麵對張子龍狂暴的一招,也要選擇暫避鋒芒。

然而,葉淩天的神色,依舊冇有絲毫的變化,他眼神冷峻,冇有變招,依舊隻是彈出右手食指。

圍觀的客卿們,全都驚訝地長大了嘴巴,連呼吸都停住了,他們很想知道,接下來究竟會發生什麼。

就在下一刻,在所有人難以置信的目光下。

張子龍發出的三丈槍芒,在葉淩天指端寸寸湮滅,宛若冰雪遇上了六月天的烈陽,瞬間化為無形。

誰都冇有想到,如此狂暴的招式,竟然無法給葉淩天造成任何傷害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