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時的他們,活像一群井底之蛙,呱呱亂叫著,要給葉淩天一點顏色看看。

誰知葉淩天隻出了兩招,就殺了兩大高手。

剩下的客卿,在他麵前就像是待宰的羔羊一般,毫無還手之力。

葉淩天傲然而立,像是一位強大的君王。

他的目光高高在上,又如九天神龍一般。

其他客卿被葉淩天的目光一掃,都忍不住朝後退去

“不好!”

見到這一幕,實力最強的北地槍王張子龍,臉色狂變。

他內心非常清楚,現在大家已經失去了氣勢,若是繼續退縮下去,肯定會被葉淩天各個擊破。

要是聯起手來,或許還有一線生機。

然而,在這種情況下,必須有人站出來,否則其他人就會失去勇氣,根本不敢繼續跟葉淩天為敵。

畢竟賀天問跟王霸兩人的死,極大的刺激了其他客卿,讓他們下意識中,對葉淩天有了深深的畏懼。

張子龍雖然腦子比較靈光,但是心機不算深沉,所以想了半天,也隻想到了群起而攻之,或許可以有一點勝算。

但群起而攻之,必須有人帶頭,而且,這個人肯定會成為葉淩天最先打擊的對象。

想到這裡,張子龍下意識回頭看了一圈,不包括他在內,剩下的七人,有三人修的是近身拳法,根本冇有兵器,殺傷力不夠。

雖然有兩人用劍,但是以葉淩天的能力,這兩人怕是撐不住半個回合。

還有一人平日用的是長鞭,雖可週旋一番,但是他明顯氣場不夠,估計根本就不敢對葉淩天出手。

看來看去,張子龍認為,隻有自己出手先激起士氣,再與用長鞭的客卿聯手周旋,其他人找機會偷襲,這樣纔有勝算。

想到這,張子龍回頭,低聲與用長鞭的客卿耳語兩句,神色逐漸堅定。

“咚!”

張子龍猛地向前踏了一步,氣勢如虹,亮出長槍,槍尖遙遙點向葉淩天。

“槍,乃百兵之王!從來都是永往直前,所向披靡,無論遇上多麼強大的敵人,都可一槍破之!”

“我張子龍的武道,也是如此,永不退縮!”

“就算你是武道通神,今日,我張子龍也要屠神證道!!!”

一邊說著,張子龍的氣勢一邊攀升,等他說完之後,渾身的氣勢已然提升到了頂點,他悍然出槍。

“嗖嗖嗖!”

空中彷彿出現了萬千槍影,晃得人眼睛都睜不開了。

一點寒芒先到,隨後槍出如龍!

麵對這來勢洶洶、足以貫穿萬物的一槍,葉淩天非但不閃不避,還收起了皇刀,轉而抬起右手,屈指一彈。

那副架勢,彷彿要用自己的手指,硬撼這一槍的鋒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