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賀天問作為八極拳高手,都無法達到“晃膀撞天倒,跺腳震九州”的境界,當然這也跟他自身的實力有關。

如果賀天問是宗師之境,他用出八極拳威力會更大一些,毫不誇張地說,很可能具備摧山倒海之威。

事實上,八極拳雖然強,但是當今世上,達到這個境界的人,少之又少。

葉淩天僅僅隻是一撞,就讓賀天問這位八極拳的正宗傳人,死得連渣都不剩了,這種實力,自然讓張子龍等人感到十分忌憚。

張子龍作為北地槍王,武道天賦出眾,打過交道的高手,更是數不勝數,可是他萬萬冇想到,今天竟然能親眼看見葉淩天這樣的強大存在。

對於賀天問的實力,張子龍心中有數,兩人若是生死決鬥,勝負隻是五五開。

賀天問練的八極拳,就連張子龍都感到十分棘手,可是葉淩天麵對賀天問至強的一招,輕輕鬆鬆就擊敗了他。

不僅如此,葉淩天用的還是賀天問最拿手的招式,這種震撼,簡直讓其他客卿嚇破了膽,看到葉淩天,就跟見了鬼一樣。

但是他們非常清楚,雙方的梁子徹底結下了,現在就算他們想要善罷甘休,葉淩天也不會答應。

有幾個客卿,內心已然生出了後悔的情緒,要是重新給他們一次選擇的機會,他們絕對不會來蹚渾水。

記住網址

本來以為葉淩天很好對付,可是現在,他們覺得自己反倒是成了獵物。

一擊轟殺賀天問之後,葉淩天霸道的站在原地,衣袖褲腳紋絲未動,就連雙腳周圍,三米內地磚,都絲毫未損。

由此可見,他對力量的掌控,早就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。

而且在葉淩天臉上,依舊一派雲淡風輕、鎮定自若的表情,彷彿他剛纔隻是拍死了一隻蒼蠅,而不是擊殺了一位半步宗師。

感受到其他客卿的敬畏和恐懼之後,葉淩天冷冷地掃視全場,銳利如劍的目光讓所有人後頸發涼,根本冇有人敢跟他對視。

但這目光並冇有看出多遠,葉淩天就無比冷漠地開口道:

“接下來,你們誰過來繼續送死?”

他的話中,帶著肅殺之意!

這一次葉淩天開口之後,其他客卿再也不敢有任何不敬,也不敢出言嘲諷他了,個個都噤若寒蟬,瑟瑟發抖。

但是即便如此,葉淩天的殺意,還是順著聲音席捲全場,讓所有聽到的人,內心都猛地一跳。

“剛纔,你們不是還很硬氣嗎,怎麼,這就慫了?”

葉淩天麵無表情地質問了一句。

聽到這話,眾人的臉色都變了變,每個人都有種心驚膽戰之感,麵對他這樣的高手,又有誰可以不慫?

王霸冇有慫,所以他直接被分屍成了兩半。賀天問冇有慫,他對葉淩天出手,被反殺不說,還被轟得連渣都不剩。

剛纔喃喃自語的藍衣客卿,是十大客卿中最弱的一個,他被葉淩天一句話,問得臉色煞白一片,雙腿微微顫抖。

“呼”

深呼吸了好一會兒,這位藍衣客卿,纔將頭皮發麻的感覺壓下,但後背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浸透。

無視同伴遞過來的目光,藍衣客卿向後挪了幾步,將自己隱藏在最後。

自古兵家有言:一鼓作氣,再而衰,三而竭!

之前,這些客卿氣勢如虹,揚言要聯手圍殺葉淩天,他們仗著人數的優勢,絲毫不將葉淩天放在眼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