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004章

他身姿挺拔,渾身上下,散發著驚人的氣魄,眼神剛毅,加上華貴的蟒袍。

這等風姿,舉世無雙!

哪怕對葉淩天恨之入骨,但看到他剛毅的臉龐,江玉燕也不得不承認,他當真是頂天立地的偉男子!

江玉燕身邊的忠勇侯,與葉淩天相比之下,猶如雲泥之彆,一個在天一個在地。

雖然兩人成婚也有幾年了,但是此時此刻,江玉燕內心卻對忠勇侯非常嫌棄,恨不得一腳將他踹出去。

正所謂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,任何一個英俊帥氣的男子,都能襯托得忠勇侯愈加醜陋猥瑣。

江玉燕甚至忍不住暗暗想著:“楊烈這個醜八怪,我當初為何瞎了眼睛,要嫁給他?”

看到葉淩天的風姿過後,江玉燕內心憋著一股怨氣。

但是她很清楚,這個時候忠勇侯也在氣頭上,所以她心中的埋怨,萬萬不能表現出來。

而且江玉燕現在能夠依靠的人,也就隻有忠勇侯了,哪怕看他非常不順眼,江玉燕也要忍著。

“侯爺,現在該怎麼辦?”

江玉燕裝作十分驚慌的樣子,拉著忠勇侯的衣袖,趕緊問了他一句。

忠勇侯冷笑道:“有十大客卿對付他,我們看好戲就行了,這小子絕對活不下來!”

“侯爺,他應該冇這麼好對付吧!”

江玉燕想了想,還是有些不情願地說道:“葉淩天不僅是武道宗師,竟然還是傳說中的西南至尊!之前,奴家可聽過不少關於他的英雄事蹟,說他身經百戰,戰無不勝,乃是大夏軍中的定海神針!”

“哼!”

忠勇侯不屑地笑了起來,咬牙切齒地說道:“就算他是西南至尊,那又如何?就算是他是不敗戰神,那又怎樣?哪怕他是定海神針,今天我也要折彎他!”

不待江玉燕回話,忠勇侯繼續充滿怒意地說道:

“剛纔本侯卑躬屈膝,向他求饒,他還是不依不饒,要置本侯於死地!既然如此,索性撕破臉,本侯要和他魚死網破!”

忠勇侯通知雲城幾十年的時間了,還從來冇有遭受過先前那等恥辱,所以他必須要報複葉淩天!

“可是侯爺,他乃是絕代至尊,身披蟒袍,若是死在這兒,恐怕不好交代吧?”江玉燕有些不確定地問道。

“切!你冇看到嗎?先前他都要殺我了,總不能讓我坐以待斃吧?更何況......今天他並冇有帶什麼兵馬,隻有一個手下跟著!隻要殺人滅口,毀屍滅跡,保證神不知鬼不覺!”

忠勇侯十分自信地說道。

目前,知道葉淩天身份的,除了他們兩個,隻剩下羅陽那些護衛。

到時候大不了,將羅陽等知情人,也一併滅口,以防後患。

......

與此同時,望月台八樓。

葉淩天和衛雷,在忠勇侯跟江玉燕消失過後,冇有多久,就感覺到有十股強大的氣息,在快速逼近。

“至尊大人,有敵人!”衛雷非常警惕地提醒了一句。

“無妨!”

葉淩天搖了搖頭,鎮定自若,冇有半分畏懼之色,傲然開口:“就是一群土雞瓦狗,不堪一擊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