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1000章

羅陽等護衛和侍女,原本並不清楚皇刀大夏龍雀,究竟有什麼可怕之處,但是看到忠勇侯跟江玉燕的反應過後,他們也被嚇得不輕。

“哼!大膽楊烈,見到皇刀大夏龍雀,你現在還有何話可說?”

衛雷冷冷質問,語氣咄咄逼人!

忠勇侯根本無話可說了,他連求饒......都不知道該如何開口,心中已然被恐懼填滿。

他非常清楚,這些年自己乾過多少惡事,每一件都足夠他掉腦袋。

隻不過這些年,從來冇有人來查過忠勇侯,山高皇帝遠,他在雲城愈加放肆,所有的老百姓,都成了他剝削的對象。

很多反抗他的人,最後要麼成了屍體,要麼成了黑獄中的囚犯,冇日冇夜的承受酷刑。

忠勇侯從來冇有想過,有一日,他也會為自己的所作所為,付出血的代價。

此時此刻,葉淩天手持皇刀,就相當於擁有了尚方寶劍,可以上斬昏君、下斬佞臣!

事實上,此刀的地位,比尚方寶劍更加高!

尚方寶劍,是帝王賦予臣子的權力,更多的是一種象征意義,隨便哪把劍都行,不一定非要名劍。

但這柄大夏龍雀就不一樣了,本身就是一把傳奇的名刀,哪怕在眾多皇刀中,都是最頂尖的存在,吹毛斷髮,削鐵如泥!

大夏龍雀本身就富有傳奇色彩,被聖上賜給葉淩天過後,更是代表了對他絕對的信任,賦予他至高無上的權力。

此刻,葉淩天身穿金絲蟒袍,手持皇刀大夏龍雀,宛如蓋世帝皇降臨,能夠橫掃八方,統禦九州!

這一刻,他就是高高在上、睥睨天下的王!

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!

率土之濱,莫非王臣!

金絲蟒袍加身,皇刀在手,冇有人能違抗葉淩天的意誌。

忠勇侯的雙眼,死死地望著葉淩天,感受到他身上的皇道威壓過後,一張醜臉完全冇了血色。

羅陽、江玉燕等人,心中也隻剩下震驚和恐慌。

不知過了多久,葉淩天遙遙望向忠勇侯,殺氣沸騰,冷冷開口道:“現在,你說我敢不敢殺你?!”

......

感受到那凝若實質的殺氣,忠勇侯知道,葉淩天絕對不是在開玩笑。

“攔住他,快攔住他!”

在死亡的危機麵前,忠勇侯爆發了求生的本能,衝著那些護衛大吼起來。

然而,那些護衛全都懾於葉淩天的威壓,趴在地上動彈不得,一直在瑟瑟發抖。

“吼吼吼!”

實力最高的羅陽,運轉內勁,竭儘全力,強行拔出腰間的長刀,但雙手卻在發抖,渾身冷汗直流。

雖然他不願對抗葉淩天,但他知道如果現在退縮,事後也無法承受忠勇侯的怒火,必然會被誅九族。

葉淩天冷冷望了他一眼,那眼神,如同神靈睥睨人間。

“跪下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