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千零五十七章

兵發真域

夏如柳的這句話,讓天尊的眼中陡然有著一團寒光暴起,深深的注視著她,一字一句的反問道:“你在薑雲的身上,看到了什麼?”

麵對天尊的目光,夏如柳情不自禁的向後退了一步。

而天尊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反應有些強烈,雙眼微微一閉,再睜開時,眼中已經恢複如常。

甚至,她的臉上還露出了一絲笑容道:“如柳,你不要誤會。”

“我聽不懂你這句話的意思。”

“但是,我剛剛纔將那件至寶送給了他。”

“如果,他不是他,那他又是誰,有冇有可是域外修士偽裝的?”

“如果是的話,那我現在就要去殺了他!”

雖然天尊給出的解釋頗為合理,但是夏如柳卻是十分清楚,這並非天尊的真心話。

因為剛纔那一刹那,天尊的眼中除了寒光之外,更是藏著一抹殺意!

天尊對自己動了殺念!

夏如柳悄然的吸了口氣,強行按捺住了內心的震驚,搖了搖頭道:“你也誤會了我的意思。”

“他的確就是薑雲。”

“但是,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一道穿梭於時光之中,和我相連的緣法!”

天尊皺起了眉頭道:“如柳,你現在說話是越來越高深莫測了,聽得我一頭霧水。”

“什麼叫薑雲不是薑雲,但又的確是薑雲?”

夏如柳嫣然一笑道:“你彆著急啊,此事有些複雜,等我說完,你就明白了。”

“很久以前,我曾經暗中回來過貫天宮一次,為的是尋找我的後人,也就是掌緣一族。”

“我發現,掌緣一族已經不在真域,而是被人尊帶往了幻真域。”

“於是我又溜進了幻真域,甚至進入了幻真之眼。”

“為了不使人尊起疑,我在那裡留下了我的傳承,也就是在那個時候,我第一次見到了薑雲!”

“我想你也應該明白,我見到的薑雲,其實是上一次輪迴之時的薑雲,並且將我的傳承送給了他一些。”

“但是,我在這一次輪迴的薑雲身上,看到他有一根緣法之線,竟然還和我留在幻真之眼內的傳承相連。”

“所以,我懷疑,他其實不是這一次輪迴的薑雲,而是上一次輪迴的薑雲。”

聽完了夏如柳的這番解釋,天尊皺起的眉頭鬆了開來,臉上的笑容也是更濃道:“原來你說的他不是他,是這個意思。”

“如柳,你對緣法之力的掌控是愈加的得心應手了,竟然連時空之中的緣法之線都能看到。”

“不過,你想多了。”

“上一次輪迴的薑雲,不知道用什麼辦法,逃過了死亡,來到了這一次的輪迴,藏在了現在薑雲的體內很多年的時間。”

“你看到的那根穿梭於時空中的緣法之線,應該就是來自於此!”

“啊!”夏如柳麵露恍然之色道:“怪不得呢!”

“我還以為,這一次輪迴的薑雲,被上一次輪迴的薑雲給奪舍了呢!”

天尊笑著道:“冇有,如果真的奪舍的話,那這一次輪迴的薑雲,也不可能修煉到如今的境界了。”

頓了頓,天尊接著問道:“除去這一點之外,在薑雲的身上,你還看到了什麼嗎?”

“他的緣法之線實在太多了。”夏如柳搖搖頭道:“不過,除去剛剛我說的那一條緣法之線外,其他的都是很正常。”

天尊的目光,依然注視著夏如柳,而後者則是滿臉坦然的道:“天尊,和我說說,這些年你的經曆吧!”

“我的經曆……”天尊終於收回了目光,卻是陷入了沉默。

夏如柳也冇有催促,就是平靜的站在一旁,耐心的等待著。

就在天尊和夏如柳彼此沉默的同時,不朽界內,來自於各個道界的宗門族群的長者們,已經做出了決定。

儘管鴻盟盟主算是警告過了他們,進入貫天宮會有生命的危險。

但是在至寶那巨大的誘惑之下,他們也都是仍然派出了一些族人弟子。

單個宗門族群的人數固然不多,隻有百人左右,但加在一起的修士數量,卻也是超過了萬名!

不得不說,域外修士的效率真的是極高。

當各家宗門族群做出了決定之後,他們便在最短的時間內,結完畢之後,立刻動身向著甲一釋放出來的光芒之處趕去。

天乾之主和鴻盟盟主,各自都是以自己的神識,默默關注著這些域外修士的動向。

很快,超過萬名屬於鴻盟的域外修士便已經來到了十天乾眾人所在,兩大勢力也是終於彙聚在了一起。

不過,兩大勢力所站立的位置,卻是涇渭分明。

對於彼此,他們仍然都還是抱著一定的戒心。

鴻盟的修士,用目光掃視著四周,在尋找著鴻盟盟主的蹤跡。

在他們想來,既然是鴻盟盟主下令攻打真域,那麼此戰,鴻盟盟主就應該現身,親自帶領眾人前往貫天宮。

片刻過去,遠處的界縫之中,有著一個人影出現。

人影雖然是在邁步而行,但是行走的速度極快。

他每一步的落下,就如同踩在水麵一般,會帶起一圈藍色的漣漪。

瞬息之間,人影就來到了眾人的麵前。

隻不過,此人並非是鴻盟盟主,而是一個相貌英俊的中年男子,兩鬢斑白,眉心之處,有著一團流動之水的印記。

看到這個男子,十天乾和鴻盟的修士之中,頓時有人認出了對方。

男子對著所有人微微一笑,雙手抱拳道:“在下豐燦,鴻盟副盟主!”

鴻盟雖然是由鴻盟盟主建立,但是為了表明自己並非要一家獨大,鴻盟盟主還特意邀請了幾位來自不同道界的強者,擔任副盟主之職。

豐燦,就是其中的一位,是一方道界之中,本源境高階階強者。

和眾人打過了招呼之後,豐燦接著道:“這次,本來應該是盟主親自前來。”

“但是盟主說了,如果他來的話,那件至寶,將會有極大的可能被他獲得。”

“為了以示公平,所以他就暫時不來了,讓我前來率領大家攻打真域。”

“如果我們冇有收穫,那麼到時候,他會親自前往。”

豐燦的話音落下,在人群之中引發了一陣笑聲。

雖然並非每個人都知道鴻盟盟主真正的身份,但能夠成為盟主,對方的實力必然極強。

那麼,他給出的理由,自然不是在調侃,而是說的事實。

尤其是那些知道鴻盟盟主真正身份的人,更是信以為真。

盟主號稱天算,幾乎是無所不知。

如果他去的話,他獲得至寶的概率的確是要比其他人大的多。

唯有暗中的天乾之主麵露冷笑,一點都不相信豐燦的話,冷冷的道:“對於至寶,那個傢夥絕對不會如此大公無私。”

“他不來,必然是有著其他的原因。”

“不過,他也清楚,如果他不來,那麼勢必會讓其他的域外修士有所懷疑,所以讓豐燦這位副盟主前來,安撫人心!”

接著,豐燦的目光又看向了十天乾的陣營,落在了甲一的身上道:“不知道,十天乾之中,這次哪位帶隊?”

已經得到了甲一暗中傳音的乙一,主動站了出來道:“我,乙一!”

“原來是乙一道友!”豐燦客氣的對著乙一拱了拱手道:“我不知道道友的真正身份,這次就當做是和道友的第一次見麵,希望我們能夠合作愉快!”

“不管我們以前有什麼恩怨,這次我們的敵人是道興修士,所以還望道友能夠暫時放下過往一切,共同對付道興修士。”

“當然!”乙一笑著道:“我們的目標,本來就是要殺光道興修士,摧毀道興天地!“

豐燦一點頭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們就出發前往貫天宮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