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逐氣丹?”嶽不群幾個人都是微微一愣!

“怎麼有這種丹藥,那煉藥宗不給我師父呢?這樣我師父體內的邪祟之氣就能被逼出體外,也在不用受折磨,用增元丹壓製續命了。”

劉星不解的問道。

“或許那煉藥宗根本就煉製不出這逐氣丹,又或者冇有丹方吧!”

陳平微微一笑解釋道!

“怎麼可能,整個武道界,能夠比肩煉藥宗的煉丹師,幾乎是冇有的。”

“就連京都武道界那藥神穀,跟著煉藥宗比起來,也是小巫見大巫……”

劉星根本不相信,還有煉藥宗所不能煉製的丹藥!

陳平聽後,淡淡一笑:“雖然你們隱世不出,可以提升修煉速度,但是也限製了你們的思維。”

“雖然我不知道你所說的那煉藥宗,但我能煉製的丹藥,他們肯定煉製不出來。”

“而你所說的那藥神穀,我就是穀主……”

陳平的話說完,頓時讓劉星他們震驚不已。

“怎麼可能?你如此年輕,怎麼可能是藥神穀的穀主?”

“而且煉丹師不同於我們這些武者修煉,是需要大量的經驗和時間來學習的。”

“現在的高級煉丹師,哪一個不是年過古稀呀?”

劉星根本就不相信的搖頭說道。

陳平見自己怎麼解釋都不能讓對方相信,隻能淡淡一笑道:“我到底有冇有那本事,一試便知,我給你個藥方,你去按照上麵的記錄抓藥。”

“等我煉製出逐氣丹,逼出嶽宗主體內的邪祟之氣,你們也就自然相信了!”

陳平說完,直接從桌子上拿過紙筆,寫了一個藥方!

劉星拿著藥方,上麵的藥材,他們純陽宗都有,要知道這些東西也都是修煉資源!

劉星看了看嶽不群,而嶽不群則是點了點頭道:“相信這小兄弟一次,去抓藥吧……”

很快,劉星就把要給抓來了!

陳平也不墨跡,直接從儲物戒中把神農鼎給拿了出來!

緊接著把所有的藥物放到神農鼎內,手掌一番,一道淡藍色的火焰在手掌之中跳動著!

隨後陳平一揮手,手中的藍色火焰瞬間開始在神農鼎內燃燒起來!

陳平盤膝而坐,一道道靈力打入神農鼎之中!

嶽不群幾個人看著陳平這樣子,全都不說話,靜靜的看著!

一個時辰之後,神農鼎之中閃爍起了淡淡的光芒。

陳平也起身,走到了神農鼎旁!

劉星趕忙跑了過去,發現神農鼎內有一顆褐色的藥丸,正在散發著光芒!

陳平並冇有用手去拿,而是用手輕輕一揮,逐氣丹騰空而起,瞬間落到了嶽不群的麵前!

“嶽宗主,把這丹藥服下,你體內的邪祟之氣就會被逼出來的。”

陳平淡淡的說道。

嶽不群點了點頭,毫不猶豫的就把逐氣丹給吞了下去!

很快,嶽不群的臉色開始變得有難看起來,緊接著滿臉猙獰,表情痛苦!

雙手死死的攥著拳頭,似乎在承受巨大的痛苦!

劉星和劉蕊見狀,趕忙衝了過去!

“師父……”

“師父…………”

兩個人呼喊著,可此時嶽不群臉上青筋凸起,雙眼圓睜,張著嘴,卻說不出話來!

“小子,你敢害我師父……”

劉星見狀,渾身充滿了怒氣,一拳就朝著陳平砸了出去!

陳平身體向後一退,躲過了劉星的一拳,急忙解釋道:“你彆誤會,逐氣丹要把邪祟之氣逼出來,必須要經曆這樣的痛苦……”

可是劉星哪裡聽陳平的解釋,不斷的朝著陳平攻去,陳平隻能拚命躲閃著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