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域外戰場東乾防區。

魔煞黑海內,一座浮島搖搖晃晃地漂浮在波濤洶湧的海麵上。

王宗鯤少爺像一條大頭魚般趴在浮島上,“哼哼唧唧”地哀嚎不已。

原因是他的身上寄生了不少魔界藤壺,倒刺深深紮入他光滑厚實的表皮,怎麼蹭也蹭不下來,比人族大海中的類似物種凶猛得多。

即便是王宗鯤,在魔煞黑海中待久了,也難逃被寄生的厄運。

這會兒,兩個體態豐盈的侍女正在手忙腳亂的的幫他清理著魔界藤壺。

一旁化作大美女的龍晶晶,則是不斷地拍打著王宗鯤的後背,心疼地柔聲安慰:“鯤鯤,彆怕彆怕,有晶晶姐在。”

“我不是怕,我是又癢又疼。”如此酸爽的滋味,讓王宗鯤都快要哭了。

見狀,龍晶晶頓時愈發心疼起來,朝著那兩個龍鯨侍女便斥罵道:“你們兩個,清理藤壺時速度再快一點,輕柔一點,再弄疼我家鯤鯤,我拍死你們。”

“晶晶姐,不要怪她們,都是這些魔界藤壺太凶了。”王宗鯤強忍著疼痛和酸癢,勉強開口勸了一句。

“我可憐的鯤鯤呐,實在不行咱們不乾這活了。”龍晶晶心疼萬分地摟著王宗鯤的大腦袋,“這清理魔煞黑海周邊水生魔獸的任務,誰愛乾讓誰乾去,實在不行推給王璃瓏她們。”

“那怎麼行1王宗鯤一下子跳了起來,圓溜溜的大眼睛裡神色鄭重無比,“我身為王氏嫡脈男丁,肩膀上可是有沉甸甸擔子的。好不容易爭取來一次表現的機會,再苦再累我也得乾好,我可不能讓姐姐哥哥們看輕了。”

“現在就連宗藤都在幫著一起開拓農田,我身為哥哥,哪能繼續一事無成下去?”

“我家鯤鯤,真的是好有男子漢氣概。不管你要做什麼,晶晶姐都支援你。不過,你怎麼說都是王氏公子,彆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為,我讓侍衛們幫你。”

說著,龍晶晶便微微仰頭,發出了一聲低沉的鯨鳴。

悠遠的鯨鳴聲在海麵上遠遠傳開,原本成群結隊聚集在不遠處的龍鯨衛隊頓時向外散去,開始按照王的旨意繼續搜尋可疑的魔獸。

隨著龍鯨隊伍不斷向外擴散,搜尋範圍也在逐步變大。

有了它們的幫忙,搜尋水生魔獸頓時變得容易了許多。等它們發現了魔獸,再由王宗鯤親自出手收拾,如此一來,他倒是免了整天泡在水裡遭受藤壺之苦。

他和那些龍鯨不一樣,它們都是自幼便在海洋中長大的,對於藤壺這種東西早就習慣了,閒得冇事就會湊一塊相互蹭一下,自然而然就把身上的藤壺蹭下來了。

可王宗鯤從嚴格意義上來說,他並不是一頭水生仙獸,而是空間係的仙獸。

等到他真正成長為一頭成年的鯤時,便會擁有遨遊無儘虛空的能力,在虛空之中捕獵、尋找棲息地、甚至是繁衍後代。

鯤,註定是屬於星辰大海的。

一段時間後。

“咦?這是一條十階的魔界龍族?”功夫不負有心鯤,王宗鯤終於在龍鯨姐姐的協助下,擊殺了一條十階龍族。

一通抽筋扒皮後,王宗鯤將最珍貴的龍鞭鄭重其事地收藏起來,準備回去以後孝敬他最敬愛的爹爹。

聽璃慈姐姐說,這個是好東西,爹爹一定喜歡。

又是一小段時間後。

負責探路的一隊龍鯨侍衛回來稟報,說是前麵發現了一個沉寂的海底遺蹟,隻是遺蹟附近有許多空間縫隙,引得海水都形成了一個個漩渦,十分凶險。

探路的龍鯨根本冇敢靠近。

王宗鯤卻是大喜過望:“空間縫隙算什麼?我剛出生的時候就能夠穿梭空間了,搞定個空間裂縫還不簡單?接下來看我宗鯤大少爺給你們露一手就行了!開拔開拔1

說罷,他當即率領著侍女隊伍,在龍晶晶的護衛下向海底遺蹟殺去。

就在王宗鯤在為家族作貢獻和奔波時。

另外一位王氏“男侗王宗藤,也在很努力地墾著荒。

如今的他,得益於來魔域之後吞噬的大量魔煞之氣,實力已經成長了許多,體型也是變得碩大無比。

一根根長長的觸鬚藤蔓,千條萬縷般插入了滿是魔煞之氣的初墾之地,他每吸一口,都能感覺到源源不斷的能量充斥進來,爽得不要不要的。

等待數日之後,這一片土地中的魔煞之氣被抽得一乾二淨,他便將觸鬚藤蔓從土地中抽離出來,還順帶將泥土狠狠地翻了翻。

隨後,他便邁著放蕩不羈的“步伐”,奔赴向另外一塊土地。

在王宗藤身後,早有陣法師在等著了,當即便開始搭建隔絕陣法,填充移植來的靈脈。

炮灰勞工們則是開始辛苦的勞作。

這些炮灰勞工們乾活都很賣力,因為如今他們工作雖然辛苦,可夥食待遇卻是提升了一大截。

當然,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。

如今前線正在打仗,按照往常慣例他們就是敢死隊。

可如今,東線防區總指揮王璃瑤,暫且停止了炮灰敢死隊策略,反而讓他們繼續勞動改造。除非是思想有問題,不肯積極勞動者纔會考慮重新投入敢死隊。

不過這種人當真是少之又少。畢竟,如今的日子可比原先好多了,誰會想不開想回去當炮灰

這也導致炮灰營的開荒進度不僅冇有受到戰事的影響,反而比原先還快了一些。

這一幕,不過是日常。

如今,東乾防區的情況可以說是日新月異,正在飛快變化發展著。

那塊最初開荒出來的土地,更是迎來了豐收的時刻。

陣法形成的透明纖薄護盾將空氣中的魔煞之氣隔絕在了田地之外,陣法之內,一大片一大片的“魔晶稻九號”已經結出了沉甸甸的稻穗。

今天正是收割環節,田裡麵所有人都在忙碌著,熱鬨非常。

收穫的稻穗上,每一粒稻穀都如珍珠般碩大滾圓,形狀飽滿,隔著黑黑的稻殼,都彷彿能聞到米粒的香味。

隨著收割完成,大批大批的稻穀被堆放到了田畝間的車子裡,也宣告了這一次的大批量種植試驗非常成功。

每一個參與開拓者的臉上,都露出了由衷的喜悅之色。

人族是一個適應能力很強的種族,隻要土地能種植出足夠能養活人的糧食,那裡就可以成為他們的家園。

界域穿梭舟來回運輸物資不易,能在魔界大批量種植出糧食,就意味著後勤壓力將會大大減少,人族的總體戰力也會隨之增強。

“來來來,大家辛苦了。”

這時候,負責主持收割的王瓔蕾帶著一群人來到了田畝之間,這些人每人手裡都提著一個碩大的木桶。

陣陣稻米的香氣從木桶中飄散了出來。

這些木桶中裝著的,竟全都是剛剛收割的魔晶稻米!

所有人頓時歡呼起來。

今日,連炮灰營的勞工們都享用上了新鮮的魔晶稻米。

用這種魔晶稻米煮出來的米粒如紅棗般大小,吃下去爽口糯滑,口感非常不錯。吃完之後,更是有一股熱意自腹中升騰而起,充斥全身,顯然其中也是蘊含了一些可以吸收的能量的。

在這之後,後勤更是運來了大量的菜肴,其中就有一大桶一大桶的赤色魔鼇蝦。

隻不過如今的赤色魔鼇蝦,可不是給炮灰營吃的了。

那些高貴的傀儡師、陣法師,一見到赤色魔鼇蝦就開始垂涎欲滴,一副迫不及待的表情。

這是因為如今的赤色魔鼇蝦跟當初已經不一樣了。麻辣花椒、重油重糖,還有各種增香的調味料,讓它們化腐朽為神奇,成為了一等一的美食,深受所有人喜愛。

如今的赤色魔鼇蝦,已然成為了域外戰場東乾防區最受歡迎的美食,若是再配上淡雅爽口的冰鎮薄酒,那滋味簡直是樂不思蜀。

這也導致那一大盆一大盆的赤色魔鼇蝦一端上來,就立刻遭到了所有人的哄搶。

礙於捕獲量的原因,如今赤色魔鼇蝦已經不再供應給炮灰營了,而是隻有相當身份的人纔能有配額了,尋常士卒和炮灰營勞工想吃上一口已經非常不容易,大部分時候就隻能眼巴巴的瞅著,流流口水了。

這就是赤色魔鼇蝦的魅力。

原本隆昌大帝給王守哲捎去一些赤色魔鼇蝦,隻是故意使壞想噁心一下他而已。

卻不曾想,王守哲將一些奇奇怪怪的香料重新烹飪和加工後,這玩意兒就成了難以取代的超級美食。

為此,人們還專為這種香料取了個名字,叫做王守哲十八香,意思是這種香料是王守哲用十八種香料搭配而成。

而就在大乾防區那邊忙忙碌碌的時候,仙三號防區基地的密室之中,瓏煙老祖吸收冥煞真魔種也到了最關鍵的時候。

“哢嚓”

“哢嚓”

一聲聲清脆的開裂聲中,宛如黑寶石般的冥煞真魔種上出現了密密麻麻地裂紋。而後隨著一聲愈發響亮的脆響,徹底碎裂成了數塊。

海量的冥煞魔神之力就好似海潮一般洶湧而出,將一襲冰藍色勁裝的瓏煙老祖徹底包裹。

密室清冷的燈光下,她的身形幾乎淹冇在了純黑色的能量之中,變得隱隱約約看不分明。

冥煞真魔之力源源不絕地朝她體內湧去,達到某一個臨界點之後,卻好似遇到了什麼瓶頸一般,再也無法被她的身體吸收。

此刻,陰煞寶典已然被催動到了極致,書頁嘩啦啦地翻動中,努力控製著那海量的冥煞魔神之力。

瓏煙老祖體內的血脈之力也已經被催動到了極致。血脈之力沸騰之下,巨大的冰鳳虛影浮現在她身後,鋪展的羽翼淩空鋪展,在血脈之力的激盪下發出陣陣鳳鳴。

然而,經過一段時間的吸收轉化,她此刻的修為已然達到了紫府境巔峰大圓滿,吸收轉化冥煞之氣也達到了一個極限,除非晉升神通境,否則再也吸收不了冥煞之氣了。

海量冥煞之氣積聚在她體內,就好似奔騰的江流一般,瘋狂尋找著宣泄口。

瓏煙老祖秀眉微蹙,臉上露出了一抹痛苦之色。

“主人,加油!現在是最好的時機,藉著冥煞真魔種的力量,一鼓作氣突破到神通境1見狀,陰煞寶典的器靈銀紗按捺不住,浮現在了寶典之上。

那是一個身姿修長,穿著一襲縹緲白衣的少女。

她的身形纖細輕盈,有一種好似弱柳扶風一般的氣質,卻並不顯得羸弱,反而隱隱約約透出了一抹仙氣。

她緊繃著小臉,一臉緊張地看著瓏煙老祖。

如今已經到了關鍵時刻,如果不能突破到神通境,過量的冥煞魔神之力就會直接將主人撐爆。

儘管她對這位主人有著充分的信心,這會兒卻仍是不自覺地緊張起來,手掌心都不自覺攥緊了。

“放心。”

瓏煙老祖微蹙著眉頭,聲音卻依舊冷靜。

她努力控製著體內瘋狂湧動的冥煞之力,衝擊著神通境的瓶頸,一次,兩次,三次

每一次衝擊,都會帶來巨大的痛苦。

瓏煙老祖的眉心越蹙越緊,心中卻冇有絲毫遲疑,也冇有絲毫退縮,仍是忍著痛苦,一次又一次地衝擊著。

終於。

她渾身的氣勢猛地一變,一股強悍無比的神通境威勢驟然升騰而起。

刹那間。

整個天地都好似生出了感應,道道法則之力垂落,恐怖的威勢橫掃而出,頃刻間席捲了整個密室。

密室外的天空之中風雲變幻,滾滾劫雲開始瘋狂朝這邊彙聚而來。

魔域本就暗沉的天空頓時變得更加黯淡起來。

不過眨眼間,便有絲絲縷縷的雷光開始在雲層中醞釀而生,劫雲的威勢變得愈發恐怖起來。

正百無聊賴守在密室門口,架著火堆烤肉吃的王璃慈感應到這股威勢,吃肉的動作一頓,臉上頓時露出了激動之色:“這難道是老祖突破了?1

意識到這一點,她頓時連烤肉都顧不得吃了,直接放下烤肉的叉子,一巴掌拍在了身邊正埋頭吃肉的渣渣鼠背上:“彆吃了,快去通知富貴和瓔璿,讓他們趕緊過來。”

渣渣鼠被她這麼一拍,叼在嘴裡的肉都差點掉在地上,頓時有些無語。

彆以為它不知道,人類修士突破神通境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,就算它在這慢悠悠地吃完肉再去通知也來得及,哪兒就用得著這麼趕了?

算了看在老大這麼開興的份上,就不跟她計較了。

渣渣鼠隨意伸出爪子,撕開一條細小的空間縫隙,叼著嘴裡的肉便衝了進去,眨眼間便消失在了空間縫隙之中。

而這時候,天空中的第一道劫雷也已經醞釀到了極致,一道散發著恐怖威壓的劫雷驟然劈了下來。

“轟隆隆!!1

震耳欲聾的雷鳴聲遲了片刻才響起。

恐怖的威壓瀰漫天地之間。

而那一道從天而降的劫雷,也在這一刻穿越了空間,驟然出現在了瓏煙老祖頭頂之上。

瓏煙老祖早有所料,當即握住長劍迎擊起來。

一道。

兩道。

三道

不知不覺間,瓏煙老祖的身影已然淹冇在了雷霆之中。

當初王安業還在紫府境的時候,便已經能抗住神通劫雷,如今已然突破至神通境的瓏煙老祖自然也不是問題。

足足九道劫雷,瓏煙老祖很輕鬆地就抗了過去。

這時候,天空中的劫雲也開始逐漸消散。

道道甘霖自天空中垂落而下,迅速湧入了她的體內。

短短片刻間,她的神魂,體質,以及血脈之力便迎來了一波巨大的增長。

待天空中降下的甘霖被徹底吸收,瓏煙老祖渾身的氣質都發生了巨大的改變,強橫的神通境威壓擴散開來,讓空氣都隱約變得凝滯起來。

就連她身後那巨大的冰鳳虛影也變得凝實了許多,羽翼上宛如冰雪雕琢而成的翎羽變得根根分明,乍一看就好似活物一般。

仔細看去,在冥煞真魔種以及甘霖的影響下,這冰鳳的形象也明顯發生了不少變化。

一縷縷純黑的色澤就好似水墨暈染一般,絲絲縷縷的沁在了它那原本如冰晶般的羽翼之中,就連散發出的威勢之中都多出了一股森冷的冥煞之氣,讓人冇來由地心底發寒。

很顯然,此刻的瓏煙老祖血脈已然不能算是純粹的冰鳳血脈了,她的血脈之中已然擁有了冥煞之力。

她能感覺到,此刻自己的血脈之力已經從第八重蛻變到了第九重,已然不遜色於普通的淩虛境強者了。

而得益於冥煞真魔種的作用,她的資質也有了顯著的增長,如今已然達到了天女乙等的地步。

要知道,資質等級到了天子、天女這個級彆,想要再往上提升已然是千難萬難。因為這世上大部分提升資質的丹藥、天材地寶,對於天子天女都已經冇什麼用了,就算吃下去效果也微乎其微。

就算是冥煞真魔種,瓏煙老祖原來也冇有報太大希望,畢竟這東西是魔神留給繼承人的,而成為魔神的資質要求,也就相當於人類的天子、天女而已。

萬萬冇想到,它卻給了自己一個小驚喜。

天女乙等,雖然仍舊是天子天女,但相比於丙等和丁等卻有著本質的區彆。

其中最大的區彆就是,資質達到天女乙等,便有了繼承聖圖的資格!

就算冇有聖圖,無法突破下一重境界,王瓏煙也有希望在有生之年突破到真仙境後期!

這可是連仙皇靠著混沌靈石都未必能做得到的事情!

哪怕是現在,她的修為還遠遠不夠,可憑藉著天女乙等的資質,她也可以發揮出遠超普通神通境強者的實力。

畢竟,玄武修士血脈覺醒程度達到第九重,所掌握的便不再是神通,而是天道法則了。隻不過,血脈第九重時掌握的法則隻能算是法則雛形,唯有到了真仙境,才能真正掌握某一道法則。

但憑藉血脈優勢,現在的她,哪怕是對上神通境中期,乃至於後期,她都可以毫無壓力地與之一戰。

當然,若是對上淩虛境強者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,畢竟雙方血脈相當,而淩虛境修士可以進行空間穿梭,她現在還冇有什麼能剋製的手段。若是想要乾掉淩虛境強者,還是需要依靠其他人的輔助,亦或者是外力。

瓏煙老祖緩緩站起身來,隨手一揮,一道道精純無比的玄氣便包裹住了她的身體,將她體表滲透出的那些雜質徹底粉碎。

她隨即便整了整衣衫,閃身往密室門口飛掠而去。

到了神通境之後,她的遁法儼然生出了質變,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,便已經如同瞬移一般從密室深處來到了密室門口。

“恭喜老祖突破神通境。”

王富貴,王璃慈,王瓔璿等人早已收到訊息,等在了密室門口,此刻見瓏煙老祖出來,當即迎上去恭喜起來。

看著孩子們前來道賀,瓏煙老祖眼角也是露出了一抹笑意。

她之所以如此拚命修煉,努力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強,也是想護著家裡的孩子們。

“富貴,如今戰事如何了?”瓏煙老祖問道。

“回老祖,如今戰事糜爛,我們防區處在被動防守階段。”王富貴“老實”地回答著,頓了一下道,“倒是小魔尊那邊占據不錯,又是拿下了兩個不錯的戰果。”

瓏煙老祖微皺了下眉頭,卻終究冇有說話。

她知道富貴辦事自然有他的道理。

就在她準備和孩子們一起聊聊天時,驀地,遠處有一道人影騰空飛來,人未至聲浪先到:“若冰是我是我,你這是晉升神通境了嗎?”

很顯然,來的這人是魔朝三皇子申屠景明。

瓏煙老祖冇好氣的瞟了一眼遠處飛來的申屠景明,轉而對王富貴道:“富貴,我這根基尚且有些不穩,還得閉些時間關鞏固一下,你替我應付一下三皇子。”

“是,老祖宗。”王富貴頷首。

“另外,你想辦法替我弄一具魔王屍體過來。”瓏煙老祖壓低了聲音跟王富貴傳音道。

魔王屍體?

王富貴一怔,旋即有些震驚地看著瓏煙老祖:“您這是莫非您對‘冥’之法則的掌握,已經到如此程度了嗎?”

“不敢說一定成功,卻是可以試試。”瓏煙老祖目光十分堅定,“不過若是成功,我將可以真正達到淩虛境的戰力。”

“先前朝陽王斬殺了一位魔王,我這就去想辦法弄來。”王富貴略作思索,便有了決定,“還有什麼其他材料需要準備,我都可以去置辦。要知道,多寶閣可是欠了我不少帳還冇還。”

兩人說話間,三皇子已經從天而降。

下來之前,他顯然是稍微整理了一下,這會兒手裡捏著摺扇微微搖著,一副風流倜儻的樣子。

瓏煙老祖卻看都冇看他一眼,身形一閃便消失在了原地,回到了密室之中,顯然對見三皇子毫無興趣。

“呃”三皇子見得如此一幕,一時間滿臉錯愕,“富貴啊,我是不是得罪若冰了?”

“恐怕是的。”王富貴瞟了他一眼。

“這還請富貴兄弟教我”三皇子一下子急了。

他請教王富貴,倒也不算是病急亂投醫。畢竟,富貴可是讓仙魔兩朝兩位公主都對他服服帖帖,在琢磨女人的心理方麵絕對比他有經驗。

“你想想看,同樣都是未來的真魔境,人家小魔尊在戰場上叱吒縱橫,屢立奇功,你卻整天在營地裡晃悠唉”王富貴搖頭歎息,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,“好男兒當以事業為先,你好好琢磨琢磨吧”

三皇子仔細一琢磨,頓時覺得王富貴說得有道理。

他一下子跟打了雞血一般的激動了起來:“對對對,富貴兄弟說得對,我這就去前線建功立業去。”

說著,他便風風火火地飛走了。

其速度之快,令王富貴都有些咋舌。

這傢夥,還真是

說實在的,王富貴自認為自己看人還是有些眼力的,可有時候還是會覺得這位三皇子有些讓他捉摸不透。

你說他不靠譜吧,他在關鍵時刻卻總是意外的靠譜。可你要說他靠譜吧,他卻又總是會在各種地方顯得很不靠譜。

也不知道魔皇到底是怎麼養出這麼個奇葩的皇子的。

而此刻,回到了閉關之地的瓏煙老祖,也再度開始閉關,夯實起了根基。

冇過多久,王富貴便給她送來了一具魔王屍體,以及一大堆各種幽冥係的材料。

哪怕是死亡後,魔王之軀中也是有一股悍然霸氣消散不去,威嚴十足。

“撲棱撲棱1銀紗撲棱著書頁從瓏煙老祖眉心中鑽了出來,興奮道,“瓏煙姐姐,冇想到有朝一日,我們還能用魔王之軀煉製屍傀。換做以前,也隻有魔尊才能煉製。”

而瓏煙老祖的表情卻極為凝重。

她本不欲走煉製屍傀之道的,隻是如今得到了冥煞真魔種的傳承,對於“冥之道”的理解,恐怕已經僅次於魔尊了。

不走此道,無疑是暴殄天物。

罷了罷了,不過是煉製魔王屍傀而已。

為了族人,她王瓏煙即便是灰飛湮滅都是不懼,又何必在這件事上扭扭捏捏,糾結不前?

一時間,她的眸光變得無比堅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