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以山本勁夫在日國的名聲,但凡是生活在日國的人,就不可能冇聽說過他的名字,但住吉會會長聽到江夜的話,臉上卻露出深深的迷茫之色。

“你該不會要告訴我,你不知道這個人是誰吧?”

江夜皮笑肉不笑道。

“實不相瞞,我還真的不知道。”

住吉會會長道。

“嗬嗬,把我當傻子糊弄是吧?行。”

江夜也不多廢話,直接一腳踢在住吉會會長襠部。

“啪!”

頃刻間,雞飛蛋打。

“嗷!!!”

住吉會會長捂著襠部滿地打滾,叫得如同殺豬一般,黃的白的流了一地,惡臭撲鼻。

“現在,你是要繼續裝傻,繼續受罪,還是老老實實的配合?”

即便被打成廢人,住吉會會長竟然還是緊要牙關,一個字也不肯透露。

“怎麼回事?住吉會難道跟山本勁夫有著什麼密切的關係?他怎麼會對山本勁夫這麼忠心耿耿?”

江夜不由問道。

“是這樣的,江先生,他肯定是認識山本勁夫的,大概率能夠聯絡得上山本勁夫的人,他不敢說,原因隻有一點,他擔心您找到山本勁夫,冒犯了山本勁夫之後,山本勁夫會遷怒於他。”

背頭男給江夜解釋。

“在日國,得罪了山本勁夫,就算以他住吉會會長的身份,也隻有生不如死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下場,而且不光光是他,所有跟他有牽連的,親人,朋友,哪怕是一麵之緣的人,都會遭到慘烈的報複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

江夜微微頷首,他早知山本勁夫是的會長的兒子,而山口組是日國乃至國際上都赫赫有名的地下組織,這樣的人做事狠一些絕一些,倒也不是什麼稀奇事。

住吉會會長是那個圈子裡的人,想必比外人更加瞭解背叛山本勁夫的下場,因為極致的害怕而不敢透露半點訊息,也屬正常。

他微微一笑,俯視著在地上滾來滾去的住吉會會長。

“跟我比起來,你是更害怕山本勁夫,所以才這樣的?看來你還是不太瞭解我啊,我,可比山本勁夫要可怕得多了!”

說完,江夜把住吉會會長提溜著進了地下室。

“告訴他們,誰派人去把他們會長的全家抓過來,就可以活命。”

背頭男照做了。

但下麵住吉會的高層卻冇有一個人給出迴應。

江夜也不在意,直接上前指向一個住吉會高層。

“你。”

那人搖頭。

“不乾是吧?行。”

江夜一指彈出,一道勁氣打在那人襠部,那人登時也是雞飛蛋打,嘶聲嚎叫起來。

“下一個。”

江夜又指向剛纔那人旁邊的人。

“等等,我,我可以做!”

那人生怕江夜將他也廢了,捂著襠部驚聲說道。

“會長,對不起了,這並不是我要害你,我也是逼不得已,希望你不要怪我。”

那人對住吉會會長道了個歉,然後就拿出電話聯絡手下。

“不!你不能出賣我!我要殺了你!我一定要殺了你!”

住吉會會長嘶聲大吼。

江夜一巴掌拍在他臉上,頓時將他滿嘴牙齒都拍掉大半,而後,他將住吉會會長往地上一扔。

對所有人道:“現在,你們一個一個輪流的上他,等到他的家人來了,你們再輪流玩他的家人,誰敢不從,我就先廢了他,等他受儘了痛苦折磨,再當著他的麵殺了他全家!”

聽到背頭男將江夜的話翻譯出來,住吉會的高層人人色變,住吉會會長更是驚駭欲絕。

他眼珠子瞪得老大,眼眶似乎要裂開似的瞪著江夜。

“你,魔鬼!你就是個魔鬼!!!”

江夜微微一笑。

“說錯了,魔鬼跟我比起來,都隻能算是天使。”

眼見自己的一個部下默默的脫掉了褲子,朝著自己走來,住吉會會長的內心徹底崩潰了。

他受不了這種屈辱,他更受不了待會自己要親眼看著自己的家人遭受這種屈辱。

“我說!我說就是了!!!”

終於,他選擇了妥協。

“我知道山本勁夫,我也可以聯絡上山本勁夫的人,我可以親自帶著你去跟他的人會麵!繞過我,可以嗎?”

江夜冷冷一笑。

“你冇有跟我談條件的資本,先聯絡了山本勁夫的人再說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