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最新章節!

“報!”

該落城門,幾乎同一時間響起四聲急聲大報。

每一麵城牆的守衛都統,幾乎都收到了手底下將士之報。

“城外忽現大批敵軍,人數眾多,至少幾十萬之眾。”

四大守衛都統幾乎同時駭然大驚。

登牆而瞭望,一個個更是麵色冰冷,雙眼大睜。

該落城下,已經滿滿都是數之不儘的黑壓壓敵軍,即便未有打起來,僅是這強大的視覺震撼,便已經足以讓任何人膽顫心驚。

“鳴笛,讓所有士兵緊閉城門,另外,準備好城防工具,讓他們一個個都給我定下心來,放進了再打。”

“是!”士兵領命。

片刻後,東城門率先鳴起來敵金笛,其後,西、南、北三麵城牆也先後而起。

大批的城中士兵,按照原先部署快速補充城防,一時間該落城如同一個鐵桶再套上了一層金圈,穩固到了極點。

看著該落城的城防變化,冥雨隻是淡然一笑。

此時,士兵也前來報告:“稟告神龍長老,該落城城防已經明顯提升,我方下一步該是如何,還請神龍長老明示。”

冥雨望著該落城,搖了搖頭:“原地待命,不急於一時。”

“可是,眼下我軍急行而來,對方的準備顯然並不充分,正是攻城的好時機,若是耽誤的話,我怕……”

到時候城防已到位,想要再啃這塊硬骨頭,便遠冇有如今這麼簡單了。

冥雨一笑:“怕什麼?一個空了心的城,再怎麼把外麵做的堅固,也始終冇有你所看到的那樣的硬。”

“扶軍師!”

“扶媚在。”扶媚微微往前。

“韓三千等人現在在何處?”冥雨問道。

“在那片低矮的山群裡,而且,全部都是該落城的高管。”扶媚笑道:“先前我將我們的進攻圖給他看的時候,便明確告訴他,因為有山脈阻礙,所以我們無法將山體的包圍都算在其內,且山裡地勢複雜,因此將防線布在山前是唯一選擇。”

“他們隻需要趁我們在佈防之前進入山群裡麵,便基本上得到了很大的安全保障。”

“按照時間推算,他們應該已經進入山中。不過,神龍長老請降罪,方纔,扶媚已經私自調用了扶家的精銳,繞到群山之後,截斷韓三千等人的去路。”話落,扶媚跪下。

私自調用人馬,顯然是兵家大忌,關於這一點,扶媚也已經做好了被處罰的準備:“扶媚之罪,理應該死。但扶媚也是想為大軍留下韓三千,既為立功,也為自己洗清冤屈,還望神龍使者不要將此罪怪在扶家人的身上。”

“各統領未經命令便調用部隊,顯然是死罪無疑。”冥雨冷聲而道:“所以,這種情況我不允許發生,扶媚,你聽著。”

扶媚明顯嚇了一跳,急忙低頭。

“從現在起,你軍師之位再添一個車前統領之位,扶葉兩家的軍隊你可隨時調動。”冥雨淡然而道。

扶媚聞言,頓時一愣,周遭旁邊幾個高管也明顯疑惑。

“戰局之中,千變萬化,扶媚又是佈局之人,自然對韓三千等人的行蹤瞭如指掌,未避免延誤戰機,本長老如此安排,請問有什麼問題嗎?”冥雨問道。

眾人一愣,但下一秒卻是連連點頭。

“神龍長老所言不差,這群山包圍,要不是扶媚私自派遣人馬前去,恐怕便無法對韓三千形成合圍,為避免戰時再有突發情況難以應付,這一招的安排我覺得是必要的。”

“冇錯,就該如此。”

冥雨冷聲道:“既然都冇意見,那此事便如此而定。”

“好了,再傳命令,領十萬大軍朝大山集合,十萬大軍做上後備,另外二十萬大軍給我死死圍住這裡。”

“是!”

“韓三千,上一次讓你在幾萬人麵前突圍,這一次,我二十萬大軍,我看你還跟我怎麼玩。”

話落,伴隨著一聲號響,大軍中一半人數,烏泱泱的朝著韓三千等人所在的群山殺了過去……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