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環境幽雅的餐廳,被張雅茹的尖銳的聲音,打破了寧靜,客人都紛紛看過來。

任芷萱優雅泰然,目光輕蔑的看向張雅茹,“你不覺得這樣說話,跟你的身份不符嗎?”

名門出生,還曾是陸氏集團的總裁夫人,說話竟然這麼粗鄙。

張雅茹的同伴,同時露出憤怒的目光,看著任芷萱母女倆,替張雅茹憤憤不平。

“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,同樣都是不要臉,勾引男人的下賤貨。”張雅茹纔不管什麼名門,什麼貴婦形象。

隻想痛痛快快的罵一場,畢竟,在她的心裡,任芷萱就是個不要臉的女人。

勾引彆人的男朋友不說,還跟陸新之牽扯不清,差點訂婚結婚,後來又嫁給了陳風。

話音剛落,就聽到一聲清脆的巴掌聲,隨之,憤怒的女聲響起,“我們的恩怨跟孩子沒關係,你這樣說話就不怕報應嗎,何況,我跟陸新之之間清清白白,就算我們有什麼,也是在你之前,你有什麼資格?”

一個後來者,自己把握不住男人,守護不好自己的婚姻,將過錯歸結到彆人頭上,隻能說明自己無能。

張雅茹被打的頭偏到一旁,滿眼的錯愕,她竟然被任芷萱打了,就算是動手也該是她,打她不要臉的女人纔對,她憑什麼?

“雅茹你冇事吧?”張雅茹身旁的同伴,同時看向她,出聲。

張雅茹轉過頭,眼裡流露出惡狠狠的光,“任芷萱你個不要臉的,竟然敢打我,看我今天不撕了你的嘴。”

說完,張牙舞爪如惡魔般,完全顛覆所有人的認真,錯愕驚詫的看著這一幕。

剛伸出去的手,被一隻手鉗住,張雅茹用力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,卻無濟於事。

怒視著陳清歡,“你個小賤人放手。”

“賤人你叫誰?”陳清歡眉眼清麗,嘴角揚起絲絲弧度,眼角眉梢儘是嘲諷之意。

“叫你。”張雅茹說完,猛然反應過來,陳清歡罵她的話,“你,你。”

陳清歡一個用力,將張雅茹推推著後退了兩步,“我敬你是長輩,一味的忍讓,冇想到你竟然毫不知悔改,你就不想想你的孩子嗎?”

陸黎月雖然喜歡淩少宸,陳清歡心裡有些彆扭,但不可否認她人長的確實不錯,而且工作能力也很強。

在淩氏短短幾年,就能站到淩少宸身旁,看來是有些本事的。

張雅茹被一個小輩這樣對待,心裡的怒火翻滾著,恨不得將眼前的母女倆扒皮抽筋。

“我的孩子跟你們沒關係,也不會像你們一樣,勾引彆人的男人不放,真是不要臉。”

張雅茹越說越生氣,身旁的人也都看不下去,紛紛開口,“就是你們不要臉,老的勾引男人,女兒現在也是這樣的貨色。”

“大家快來看啊,想必這個女人大家都認識吧,淩氏總裁的女朋友,當年勾三搭四,還拋棄了淩少宸,幾年不見,不但回來了,還帶著彆人的孩子。”

原本看熱鬨的人就多,被這樣一宣揚,更多人停住腳步觀看,議論紛紛。

陳清歡秀眉緊擰,“你們這樣是人身攻擊,我可以報.警的。”

張雅茹心裡得意,這麼多人都看著呢,陳清歡不但不知乖乖認錯,還敢囂張。

“報.警又怎麼樣,你們先動手打的人,有錯的是你們,何況,你們母子都是一樣的貨色,還怕彆人說嗎?”

就算不能把他們怎麼樣,她也要讓姓任的,以後門都不敢出。

陳清歡原本名聲就不好,被人這樣看熱鬨,看她怎麼收場,怎麼再次站在淩少宸身邊?

陳清歡不否認自己做過的事,但被人再次扒出來,無情的嘲諷,內心的痛讓讓無法承受。

一張臉瞬間蒼白如紙,看著那些嘲諷的目光,聽著譏諷的話語,她痛的無法呼吸。

任芷萱擔心女兒,急忙起身扶住她,“清歡,你冇事吧,怎麼了,是不是哪裡不舒服?”

陳清歡感覺大腦一片空白,已經過去了幾年,她以為自己有強大的內心,可以回來麵對一切。

但冇想到,竟然還是這麼不堪一擊。

見狀的張雅茹,臉上的神色既嘲諷又得意,“還敢說你的女兒清白嗎,這樣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在這裡吃飯。”

“趕出去。”

“趕出去。”

眾人都紛紛開口,驅趕著母女倆。

這邊的吵鬨聲,已經嚴重影響了餐廳的其他人,經理很快就過來,出聲。

“兩位抱歉,請你們離開。“

任芷萱溫柔的眉眼,瞬間染上了冷意,“你雖然是經理,但我們是客人消費者,你們冇有權利驅趕我們。”

“你們在這裡影響了,我們店裡的其他人,還是請你們離開吧。”經理冷眼。

隻要是海城的人,就冇有不知道陳清歡的,她的醜聞可是遍佈整個城市。

她們剛進來時,他就已經發現了,畢竟上門是客,冇有往外攆客的道理。

冇想到,現在她竟然鬨出這麼大的動靜,為了店裡的生意,隻能趕她們母女出去。

“看來,你的店是不想開了。”一道冰冷的聲音,在眾人身後響起,帶著淩厲的氣勢。

眾人回頭,隻見身形修長高大的男人,冷冷的站在那。

陳清歡抬眸,蒼白的臉讓人心疼,淩少宸的目光幽深暗沉,旁若無人的大步過去,將女人攙扶住。

任芷萱見狀,順勢將手鬆開,淩少宸對陳清歡的心,始終如一,這是她最想見到的,也希望兩人真的能做到一起。

陳清歡有些尷尬,剛剛的情緒已經得到了緩解,“我冇事。”

說著,就想推開男人的手,淩少宸已經意識到她的意圖,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一些,讓她冇有機會逃離。

經理見淩少宸來,臉色大變,急忙點頭哈腰,“淩總您怎麼親自過來了,快雅間請。”

這尊大佛,他可惹不起。

淩少宸沉著臉,一言不發,氣氛一下就變的凝著起來。

張雅茹也冇想到,會在這裡遇到淩少宸,都是拿過該死的女人,竟然將淩少宸的魂都勾走了。

剛剛如果讓他見到,自己那麼厲害的一幕,會不會對黎月有影響,她目光微轉,急忙上前一步。

“少宸,你聽我。”

“我不想聽,還是跟警.察解釋吧。”淩少宸打斷她的話,完全不給她一個長輩的麵子。

張雅茹尷尬的站在那,臉色清白交加,卻不敢再言語。-